央广网北京1月29日消息
据中国乡村之声《三农中国》报道,说唱这一行,专门讲故事,评书、评弹,同宗同源。随着时代变迁、文化娱乐多元化,从事说唱这一行的,越来越少了。没有剧团再招评书演员,传统意义上的“评弹”也正在逐渐消逝。会不会有一天,没有人再说评书、没有人再会唱传统意义上的评弹?
《致我们正在消逝的文化印记》职业季今天播出第五篇:《说唱这一行》。采制:中央台记者陈蕾、景明。
江苏苏州,有一所评弹学校,这是中国唯一的单一曲艺种类的学校。吴静老师正在教学生苏州话,做评弹演员,这是第一关。
72岁的评弹艺术家金丽生,对这所国家投资、专门培养评弹人才的学校,又喜又忧。
记者:评弹学校的毕业生,每年有多少人从事评弹呢?
金丽生:每一届毕业生五六十人,真正进入团的最多十个,而且这些人今后还有一部分人要转业。
记者:专业评弹团是不是在萎缩?
金丽生:少了,最多的时候39个评弹团,现在大概10多个团,我对评弹今后的前景不是很乐观。
评弹,属于说唱门类,最初的形式是评话,只说不唱,后来加上了苏州的流行小曲儿,就成了评弹,又说又弹又唱。而北方的评书,和评弹同宗同源,一直保留了“评话”口说的特色。
“上回书说到,金宋两国在爱华山前展开一场殊死战斗。大金国四郎主金兀术带领四十万人马,兵至爱华山,在山内扎好营盘。”
这段书,刘兰芳最喜欢,张口就来,但很少说了。评书的影响已大不如前,没有剧团再招专业演员,刘兰芳说,若不扶持,这一行慢慢就没有了。
刘兰芳:我徒弟很少,我收的都是些老人,都有职业,再收来的徒弟,再找职业就不好办了,没有曲艺团了,上哪儿去啊。
评书和评弹一样,都起源于说故事。狭长的街道上,观众坐满街头巷尾,这是说唱艺人最早的从业环境。
上世纪二十年代,茶楼林立,说书人从街头走进茶楼,渐渐还有了专业书馆。
上世纪三四十年代,有了收音机,评书广为传播、大师辈出。连阔如,擅长学马叫,得名“跑马连”;王杰魁擅用不同方言,街上大喇叭一出他的《七侠五义》,好多人不动了,车铃铛也不响了,人称他“净街王”。
五十年代,袁阔成大胆创新,撤掉面桌、醒木,全身动起来,成为新中国说新书的第一人。
上世纪八十年代,借助广播电台,评书风靡一时。刘兰芳、单田芳、袁阔成、田连元,这些名字和他们的作品《岳飞传》、《白眉大侠》、《三国演义》、《杨家将》,成为一个时代的共同记忆。
2015年12月30日,中央人民广播电台音乐厅,久未露面的刘兰芳登台,只说了新编的段子。尽管年龄大了,为了北方评书还能活着,刘兰芳每年坚持说书100多场。老伴儿一路跟着,心疼。
王印权:我说刘兰芳你都71了,她说我还有20年呢才能退休,有些任务还得完成。
苏州珍珠弄5号,苏州评弹团,这里也是苏州评弹最早的行业组织光裕社。200多年前,王周士创建光裕社,就是希望评弹事业能“光前裕后”。
盛小云,46岁,当代评弹大师,说起传承,心里是另一番滋味儿。她说,很怀念过去“跑码头”那种竞争环境,虽然苦,但那是必须的过程。
盛小云:方圆步行半个小时,有四五家书场,我也开书,你也开书,那我就跟你对垒,就看谁拼得过谁。那时候还有这样一个竞争环境,但是,现在没有,现在都是政府包下来,不卖票了。
2006年,苏州评弹成为第一批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不少乡镇有了公益书场,演员一场演出固定收入400元。书场有了,学校有了,就是没有了竞争。
记者:对职业的代代相传,您觉得会有危机吗?
盛小云:当然有危机感,因为演员没有竞争的话肯定出不来。
金丽生,做了四届中国曲艺牡丹奖评委,他说,奖评了不少,但高兴不起来。
金丽生:表面上搞评弹艺术节,演了三十几场,搞得轰轰烈烈的样子,表面很繁荣,其实,评弹演员的水平,真正好的是很少很少的,跟老一辈无法比的。
金丽生说,这个行当,需要信仰、信念。老一辈艺术家,要扬名立身,养家糊口,更重要的,是全身心热爱,当成一辈子的事业,下苦功,那种精神,现在没有了。
金丽生:到底有没有把传承民族文化作为自己毕生奋斗的方向,你有没有信仰,有没有自己的理想?这是关键。
金丽生感慨,评弹学校的毕业生大部分被招到非曲艺单位唱评弹,已经不是原来意义上的演员了。评弹的职业选择多元化了,从说唱这一行的现状来看,唱评弹的人不算少,但真正的艺术家后继乏人,传统意义上的“评弹”正在逐渐消逝。
评书,似乎连表面的繁荣都看不到。这是80多岁的单田芳,紧跟潮流,说书说起了流行歌曲,甚至和流行歌手同台表演。大师们不顾高龄,在努力创新,这情景不禁让人心酸。而86岁的袁阔成,甚至想用周杰伦的方式演绎《水浒传》,还没有尝试,就在2015年去世。几个月后,92岁的刘立福先生也走了。
刘兰芳:现在没几个了,单田芳,田连元,连丽如,就这些个,你再找还有谁啊?没有几个。
十多年没有收徒弟了,今年的正月十三,刘兰芳将再次收徒,她心里是存着希望的。

1.单田芳

万人空巷听评书的场面早已过去,我们的生活更加多姿多彩。可是那声音依然回荡在历史的岁月中,它穿透过心灵,长留在我们记忆的深处。

东邻日本的“NHK(日本放送协会)”一度在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之后于每天早晨播送连续广播小说。最初是由播音员来朗读小说,后来演变为广播剧,再后来,随着电视时代的到来,这一传统节目改头换面转变成了今日的“NHK
连续电视小说”(“晨间剧”)。在每天早晨(8点)播出的“晨间剧”有着单集时间短、播出周期长的特点,如今一般是以每集15分钟、一周6集的形式,持续播出半年(约26周,156集左右),其播放时长与周期都显得很接近中国的长篇评书。早期的晨间剧有点像真人广播剧,台词较少,主要由旁白来推进剧情;这么多年过去了,尽管晨间剧的面貌有了很大改变,这一从广播剧而来的旁白传统却延续至今。从这个意义上说,电视剧正是以现代媒介的方式,在很大程度上重现了“说书先生”的角色。电视剧编剧这种“且听下回分解”的高妙之处,就是在每集打一个结,始终抓着观众,这其实也是说书人烂熟于心的技艺。

6.刘延广

娱乐答不休,我是郑捕头。欢迎关注。

评书是我国曲艺中首选的一门艺术。近百年来我国曲芝像烂漫的山花开遍大江南北。中国的评书界人才辈出,艺术家们像灿烂的群星闪闪发光。

评书界里最有名气的当数:袁阔成、单田芳、刘兰芳、田连元。这四位评书艺术家的评书我都听过,姚黄魏紫,各有千秋。但要问谁是评书界的泰斗?我的看法如下:

袁阔成先生的评书以儒雅,温和,沉着、冷静的风格为宗旨。他的评书乍听起来如绵绵细语,没有高昂的情调和喧柒。像静水行舟平稳而激起微波,缓缓动听。使听众慢慢入迷,难离难舍。

单田芳老先生的评书风格则与袁阔成的评书形成了显明对照。单田芳先生的评书则以高昂的语调,恢谐的风格,在原书中时而加入自已的解说,通俗易懂,引人入胜。牢牢地抓住听众的心情,使听众着迷,回味无穷。

我认为袁、单二位大师的评书艺术难分高低,可以并力驾齐驱。都是评书界的泰斗。

中国评书界大师辈出,单田芳、袁阔成、刘兰芳等。八十年代的时候,刘兰芳的《杨家将》、《岳飞传》风靡大江南北长城内外,那时候收音机在农村是奢侈品。谁家有收音机都会挤满满一屋子人,半个小时的评书让人意犹未尽。

初中的时候还用杨家奖的人物为题写过诗。

八主贤王赵德芳,

选派郡马杨六郎。

带领兵将征辽国,

舍生忘死保边疆。

评书做为曲艺的一种,多年来一直受到听友的喜爱。在娱乐形式呈多元化的今天,我们更应关心这传统的精粹。

评书界也是有师门和辈分的!而且规矩挺大的!我也是听说的,袁阔成袁老辈份最大,《三国演义》当首推袁老的,听完他的别人的听不进去了!《三国演义》本来就是个文戏多于武戏的故事,所以,袁老的语速最合适!袁老《肖飞买药》笑得我肚子疼!

武戏多的武侠小说还得是单田芳单老的!《三侠五义》,《白眉大侠》,《童林传》,《大明英烈》《乱世枭雄》《童林传》~太多经典了!公鸭嗓,东北腔!单老的评书是收听人次最多的!没有之一!

田连元是一个幽默的人,适合表演型的评书,《血溅津门》《隋唐演义》《杨家将》都是经典,但是我觉得他不适合说《水浒传》!

刘兰芳老师主要是靠《岳飞传》出名的!当年娱乐项目太少了,刚刚改革开放,半导体都是家用电器,很多人中午回家吃饭,就是为了听《岳飞传》!那时候我还小,没听过这部书!后来听的一些刘老师的片段,没啥感觉!刘老师也从政了,不怎么出节目了!我听评书喜欢听男的讲,所以刘老师不妄加评论!

同期说评书的还有叶景林的《燕子李三》,焦宝如,连丽如等~

年轻一代里,评书的大旗现在只能是郭德纲和王玥波来扛了!王玥波嘴皮子利索,说的好,口齿伶俐,吐字清晰!郭德纲嗓子好,能改写,有水平!段子都不少!

无可非议,改革开放后,评书兴起于辽宁电视台,本溪,鞍山都有专门的团体讲评书!当年单老,田老师,叶景林,刘兰芳都是辽宁的,他们的评书也都在辽宁电视台18点《评书连播》节目里播出!感谢你们陪我度过童年时代!谢谢!

评书泰斗嘛,非单田芳莫属!因为年代久远了,一些段子记不清楚,,可是他的幽默风趣,令人想起来仍然兴趣盎然!那个年代,守着收音机听他讲的评书是一大享受!他讲的最好的应该是《隋唐演义》与《三侠五义》。在《隋唐演义》里,通过他的再创作,成功塑造了程咬金罗士信李元霸秦琼尉迟恭单雄信侯君集…等等一大批英雄好汉!《三侠五义》里的南侠北侠白玉堂…说他老人家是泰斗,这可不是我一个人说的,我身边众多的人们,几乎全都这样认为!单老微微沙哑的嗓子,成为评书的一种标志!他好像还善于口技,将马蹄声与刀枪的搏击都进行了表演!

袁阔成说的也不错,田连元与连丽如说的差一些,啰嗦。

而刘兰芳迎合了一个时期,正好在文化空缺的档口。

可惜,大师们都去了,一个时代结束了。

评论基本都是70后,都没听过真正的评书!是那种在席棚子里,座长条板凳!不请自来!现在媒体时代,大多数人都是通过广播,电视听到了单田芳,袁阔城,刘兰芳等等!只是听热闹!70后对评书发展一知半解!如果要让40.50后评论来说.自抗战胜利后,解放初期,就天津而言姜存瑞,刘利福老先生的评书百听不厌!尤其是姜老先生的《三国演义》人物刻画的栩栩如生!穿戴打扮,把古装!战袍!铠甲描写的淋漓尽致!解放初期袁阔成到天津当时20出头,特地去书场听姜先生的三国演义!直至袁阔成成名后,每当有人称赞他的三国演义!他都客气的说天津有一位师爷级的姜老先生!他说的三国演义才是最好的!刘利福老先生的《英雄普》《北洋凤云》在京津一带无与伦比!

和相声一样!年轻人只知道郭德纲,姜昆!对于相声发展史根本不懂!对于常氏相声,张寿臣,马三立等老一代宗师!了解甚少!这些对相声发展做出不可磨灭贡献的大师们是我们后人永远敬仰的!

非单田芳莫属。百听不厌!但我不否定袁阔成先生,遗憾的是袁先生除三国外再少有上乘佳作存世。而单先生的平书几乎篇篇精彩段段传神。一张嘴可演千军万马,一张嘴就是一场生旦净末丑行当齐全的大戏。用不同的声音塑造五行八作老少男女美丑忠奷,栩栩如生活灵活现。如此功力可以说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全国,尤其是北方地区各电视台、广播电台,几乎都在反复播放单老的评书,街头巷尾随处可见人们特别是上点年纪的人拿着评书机、收音机在听单老的评书。足以说明其火的程度。

《火影忍者》评书。

袁阔成,单田芳,刘兰芳,因连元等都是我国评书表演艺术家,是人们喜闻乐见评书天才。

单田芳先生的评书也很好,著名的几大系列,精彩纷呈,尤其有些是他自己的创作,也是很好的。不过,他和袁阔成先生还有差距,就是有时候把应该口语化的部分表现得有些书面化,在长枪袍带方面略有差距。

刘兰芳占一个卖字,

改革开放以后,先生重新焕发了艺术活力,再度开始了传统评书的演绎播讲。《水泊梁山》《三国演义》《封神演义》等传统评书竟相亮相,再一次风靡全国,影响巨大,享誉海内外。

柳敬亭之后,清朝初期形成了以扬州和苏州评话为代表的南方评话,与以北京评书为代表的北方评书这两大系统。《生涯百咏》卷三“说书”条记载,“一声尺木乍登场,滚滚滔滔话短长。前史居然都记着,刚完《三国》又《隋唐》”,清代书场之热闹于此可见一斑。

提起评书人们最先想到的大约就是单田芳了。

我觉得,在评书界,是刘兰芳第一个让评书产生巨大影响,田连元发展了评书艺术,单田芳是播讲评书最多,持续时间最长的。我小时候就听单田芳的《百年风云》、《天京血泪》,后来我儿子听他的《乱世枭雄》,还把他在评书中最爱说的一个词儿用作我家WIFI的密码……但如果是评书界的泰斗,我觉得还是袁阔成吧,他的《三国演义》真是百听不厌。

与之形成鲜明对照的是,在文盲率超过九成的乡村地区,说书人却以其博闻强识,堪比传道授业的师者。女作家菡子(1921-2003年)早年在溧阳(今属江苏常州)乡下时,经常听“一个正派而有学问的老先生”讲《水浒》和《三国》。数十年后回忆起民国年间的那段经历时,她仍然非常激动:“他清癯的脸,两眼虽不左顾右盼,但可以感到它们光芒四射。我有时把他看作前清秀才,听了《三国》,又把他比作活着的诸葛亮”。如此一来,在来到乡村献艺的各种艺人中,“唱戏的不叫先生,只有说书的才配叫先生”,所以也就有了“说书先生”这样的称谓。

刘立福,1924年生于天津,著名评书表演艺术家,陈(士和)派评书第三代掌门,代表作品《聊斋志异》,2015年入选天津市非物质文化遗产“陈派聊斋评书”传承人,其语言精炼、细腻传神,表演风趣,善于运用语言来揭示人物的心理活动,塑造人物性格,“艺无止境,知足常乐”,是他在表演和生活中所追求的人生境界,2015年11月30日9时20分,因病医治无效在天津逝世,享年92岁。

单田芳先生那略带嘶哑的声音,并非天生如此,而是因为喉部做手术而引起的。坏事变好事,这独具特色的声音,反倒成他的标识。我爱听单田芳先生的评书,是因为他的评书有着鲜明的艺术特色。

与刘兰芳并称“北方评书四大家”的还有袁阔成、单田芳、田连元。袁阔成以播讲《三国演义》、《烈火金钢》、《封神演义》等长篇评书征服了全国听众。单田芳播讲的《童林传》、《三侠五义》、《白眉大侠》等长篇评书同样在全国产生了广泛影响。田连元播讲的长篇评书《杨家将》首开中国电视评书之先河,并在全国引起轰动。此后,他陆续推出的《小八义》、《水浒传》、《施公案》等多部作品在全国近百家电视台播出。

10.刘立福

我是从小听着评书一路长大的,记得刘兰芳播讲《岳飞传》时,就像我们今天守候一部精彩的电视剧。每到播讲评书的时候,全家人都会放下手里所有的事情,静静地坐在收音机旁等待,等待《岳飞传》的到来。如果可能的话,一天要听两次,其中有一次是重播的。那时候,电台一般在晚上首播,到第二天的中午再重播一次,真是过瘾。那个曾经用了很多年的收音机经常发出“撕拉撕拉”的声音,可是却毫不影响我们的兴致。这期间没有人会说话,生怕听漏了一个字,直到刘兰芳说到“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的时候,大家才会意犹未尽地抬起头,然后相互还要议论半天故事的情节,推测后面的故事如何发展。

单田芳《白眉大侠》

不赞成进行能力排名,每个评书艺术家都有自己的风格,拥有不同类型的听众,在各自的领域内都有极高造诣。

《封神演义》;

如此看来,媒体之于评书,似乎是“成也萧何败也萧何”。广播的普及成就了评书的辉煌,电视与网络的兴起则令评书的境遇急转直下。只是,评书在新的媒体时代的转型的失败,真的就是一种必然么?

单田芳,1934年12月17日出生于营口市的一个曲艺世家,是中国评书表演艺术家、作家,1954年走上评书舞台,1979年5月1日,单田芳重返书坛,1995年,单田芳成立了北京单田芳文化传播有限公司,2007年1月26日,单田芳宣布收山,《老店风云》是他的收山之作,其代表作品有《三侠五义》、《白眉大侠》、《三侠剑》、《童林传》、《隋唐演义》、《乱世枭雄》、《水浒外传》等评书,2018年9月11日下午3点30分,著名评书艺术家单田芳因病在中日友好医院去逝,享年84岁。

而袁阔成播讲《群英会》《三气周瑜》(后来又播讲了全本的《三国演义》)则是经典中的经典,不仅气势磅礴,融历史知识与文学知识于一体,一个个战争场面绝不雷同,斗智斗勇的过程紧张精彩……枯燥的文字被他演绎得那样生动传神,引人入胜,让人过耳难忘。听他的评书简直就是一种美的享受,一种心灵的畅游。有时候因为种种原因听不到,就会郁闷很长时间。后来看原著看电视剧,怎么都不及当年袁阔成的评书有味道有震撼。

与此同时,“就以北派说评书而论,他们的门户是分三臣。三臣系何良臣、郑光臣、安良臣。如今北平市讲演评书的艺人,皆为三臣的支派传流下来的。三臣系王鸿兴之徒”。相传王鸿兴是柳敬亭的弟子,王鸿兴原来以说大鼓书为业,后经过柳敬亭的点拨,技艺大进,于是拜柳敬亭为师。王鸿兴在北京收了三个徒弟,安良臣、何良臣、邓光臣。王鸿兴去世后便由三个弟子立门户传授弟子,直至后世。到清末民初时期,京城中的评书界已然名家荟萃,书目繁多。当时,北京的天桥是曲艺创作与演出都很活跃的地方。这一时期公推的书坛领袖当属“评书大王”双厚坪和“潘记书铺”潘诚立。此外,擅长说《施公案》的老前辈群福庆,嗓子天赋好,字正腔圆,尤其以表演书胆黄天霸闻名遐迩,显出深厚的功力,江湖人称“活黄天霸”。以说《水浒传》誉满京城的徐坪玉,则因为他刻画武松这英雄人物生动形象,在业内赢得了“活武松”的美名。

田战义原名田占义,1982年,田战义陆续与沈永年等人合作创作长篇评书《秘密列车》、《虎门硝烟》、《民国风云》、《绝密行动》等评书,对于田战义播讲近代史评书方面的成绩,《东方文化集成》“中国评书艺术论”一书“名家评点”中称:“田战义是近年来播讲近代史评书成就最高的演员”。

《施公案》、《彭公案》;

早期的评书表演场景。

他的膛嗓可谓独一无二,

永远的袁阔成

袁阔成先生2015年3月去世,到今天离开他的听众朋友已经四年多了。但他播讲的《三国演义》应该每天都还有人在听,“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

单田芳袁阔成刘兰芳田连元连丽如!

袁先生十四岁即登台说书,到了十八岁上,已然是评书界的后起之秀,少年英俊,以说《十二金钱镖》赢得交口赞誉,大获好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