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夕吃年饭,各地都讲究几碗几碟,而徽州人吃年饭,却把菜放到锅里,连锅带炉端到桌上,叫“端锅菜”。平时亲友来了也吃端锅菜。

图片 1

到徽州旅游,是不能不吃“一品锅”的。“一品锅”即徽州冬季常吃的一种火锅,吃起来油而不腻,烂而不化,热而不烫,冷而不却,可谓色香味俱全。
说到这“一品锅”,还有一段有趣的典故。相传,此菜由明代石台县“四部尚书”毕锵的一品诰命夫人余氏创制。一日,皇上突然驾临尚书府作客,席上除了山珍海味外,余夫人特意烧了一样徽州家常菜——火锅。不料皇上吃得津津有味,赞美不绝。后来,皇上得知美味的火锅竟是余夫人亲手所烧,便说原来还是“一品锅”!菜名就此一锤定了音。
“一品锅”又称“绩溪一品锅”、“团圆锅”以及“胡适一品锅”。古往今来,绩溪以“邑小士多,代有闻人”着称于世,“五四”新文化运动先驱胡适先生就是其中的一位。
胡适云游海内海外,始终与绩溪名菜“一品锅”结伴。每逢贵客上门或宴请同乡好友,必上“一品锅”。在任北大校长时,胡适用“一品锅”招待绩溪的女婿梁实秋,后梁实秋曾撰文忆道:“一只大铁锅,口径差不多有二尺,热腾腾地端上了桌,里面还滚沸,一层鸡,一层鸭,一层肉,一层油豆腐,点缀着一些蛋皮饺。紧底下是萝卜、青菜,味道好极。”
胡适在任驻美大使时也常以“一品锅”招待外国友人,赢得举座赞誉。“一品锅”的做法是把各种原料、配料调制后,再用一只两耳大铁锅,分铺成若干层,最底层是萝卜丝、干豆角、笋衣、冬瓜、冬笋等,底层配料称为“垫锅”,“垫锅”之上,依次是肉、豆腐包、鸭子夹、肉圆、鸡块、野味等。一种菜一个花样称为“一层楼”,楼数越多、层次越高越好。每层依次铺好后必须猛火烧,使其全锅滚沸几分钟,再用温火慢炖三四小时,并不时用勺将原汤从上而下浇入,以渗透其味。此菜乡土风味浓,味厚而鲜,诱人食欲。
图片 2screen.width-461)
window.open(”);”
>

胡适云游海内海外,始终与绩溪名菜“一品锅”结伴。胡适在任驻美大使时也常以“一品锅”招待外国友人,赢得举座赞誉。

 这年冬日,来得比往年似乎更早一些。天气显得异常的寒冷。清晨,整个村子还笼罩在一层薄雾之中,天是一大片暮色。

从前徽州出了个毕尚书。一年到山东任主考,一位马秀才的文章令他拍案叫绝,想点他为第一,但一交谈又觉得他有些傲气,点第一的念头也打消了。毕尚书的妻是个贤惠之人,听后,想劝丈夫以国家为重选拔英才,但又怕老头子听不进。这时正要开饭了,她急中生智把几个菜全倒进锅里,连锅端上桌。老尚书被弄得莫名其妙。妻子说:“如今朝廷重视人才,像马秀才这样的人你不用他,将来一得志必然与你有成见,毕家的食禄难保。所以为妻将锅端起来劝你深思。”一席话说得毕尚书猛省,就奏禀圣上,点了马秀才为状元。

各位看官

胡适云游海内海外,始终与绩溪名菜“一品锅”结伴。胡适在任驻美大使时也常以“一品锅”招待外国友人,赢得举座赞誉。

 她拉开里屋一根退了点色的尼龙绳灯索,不太亮的光立刻从一顶原本乳白色的,现在却已变成这顶暗黄色的破旧的灯罩下照射出来,整个房间笼罩在一片暖黄色的光芒下,显得异常温暖。她掀开棉被,披上一件藏青色的棉布衣,坐在床沿上。暖炉的火早已灭了,房间并不是太暖和。她穿上衣服,搓了搓手,一只像枯树藤蔓的手伸进身后的棉被里,棉被里的热乎气早已没剩下多少,她轻声的叹了口气,拿出被窝里的热水袋,把袋里并不怎么热的水倒在脸盆里,走出房间,进到了厨房灌进了一壶热水,用微微颤抖的手擦干热水袋外面的水,把它放在一块有了岁月的棉布之中,步履蹒跚的走进房间,把棉布包裹了的热水袋放进被窝里,她老伴的脚下。看着老伴安详的脸庞,欣慰的笑了,掖好老伴身上盖着的棉被。颤颤巍巍的走到洗脸架旁,盆里的温水散发着白色的雾气,把她笼罩在一层稀薄的白茫茫的雾气之中。她缓慢的伸出手,不紧不慢的把架子上的毛巾放入温热的水里,用苍老的双手湿开毛巾,在布满皱纹的脸上擦了一把,像是用力的拧干着的毛巾,可毛巾还是滴着水珠,她仔细的擦了擦脸,然后用水湿了湿头发,拿起一把掉了几根齿的梳子,一丝不苟地梳起灰白色头发。动作有点缓慢,却像往常那般熟练的弄着这些。整理好自己的时候,天的那边已经开始露出微微的光亮,鸡鸣声开始一声一声的在寂静的村子里响起来。她用缓慢的步伐走进房间,从枕头底下取出一块白底上点缀着几朵淡蓝色野花的白手帕,打开手帕,数了数手帕里的钱,解开棉衣,放入贴身衣服的兜里,拿上床架上的一块暗紫色的方巾,折成三角巾,包好早早梳得已经整齐了的头发。然后走到厨房,拿起一个竹子编织,却不怎么新的竹篮子,盖上一块淡蓝色的毛巾。

过了几年,毕尚书的老伴也去世了,毕告老还徽州。行前将亲信送来的金银财帛装了20车带回养老。马状元奉劝他不要毁掉一生的廉节。老尚书没将此话放在心里。出城没多远,被马状元带人马拦住。马状元说:“恩师有人告你为官不清,我奉旨查抄,如果属实,将满门抄斩。”吓得毕尚书浑身冒冷汗。不料查遍20辆车子,全是砖头瓦片。这时马状元悄悄说:“恩师不听我劝告,只好命人将财物换成砖瓦,供你回去建宅。若不然,老师今天恐怕到黄河也洗不清了。”毕尚书听了,感动得泪流满面,更加思念老伴,若不是她“端锅相劝”,不但自己斩首示众,还要连累家族。回家后,逢年过节都邀请家乡父老吃“端锅菜”,乡人仿效成俗。

看到这么诱人的菜肴

到徽州旅游,是不能不吃“一品锅”的。“一品锅”即徽州冬季常吃的一种火锅,吃起来油而不腻,烂而不化,热而不烫,冷而不却,可谓色香味俱全。

 她走出房子,在并不太亮的光下,可以看出岁月在这所房子留下的破旧痕迹,建房子的木头散发着时光留下的深褐色。她关上木门,用有些锈迹的锁环套在锁扣上,插上一截小树枝。整了整理衣服,提上竹篮向村口出发。

有没有垂涎欲滴呢?

说到这“一品锅”,还有一段有趣的典故。相传,此菜由明代石台县“四部尚书”毕锵的一品诰命夫人余氏创制。一日,皇上突然驾临尚书府作客,席上除了山珍海味外,余夫人特意烧了一样徽州家常菜——火锅。不料皇上吃得津津有味,赞美不绝。后来,皇上得知美味的火锅竟是余夫人亲手所烧,便说原来还是“一品锅”!菜名就此一锤定了音。

天开始慢慢的亮起来,山间的雾气慢慢散去。她步履蹒跚的走在一条早已踩得结实的土路上,天边红色的朝霞把她的脸度上一团暖红色的光。一二里的路,并不长,可她却走了将近半个钟头,一边走一边回想老伴昨晚跟她说的想吃的饭菜。走得有些累了,背上冒出些许的汗,她靠在路边的一颗老树下休息了几分钟,然后又动身向镇上走去。在太阳完全升起来的时候,她来到了镇上。

图片 3

“一品锅”又称“绩溪一品锅”、“团圆锅”以及“胡适一品锅”。古往今来,绩溪以“邑小士多,代有闻人”著称于世,“五四”新文化运动先驱胡适先生就是其中的一位。

 此刻镇上的集市早已是人山人海的了。她缓慢的穿过人群,回想着老伴昨晚说想吃红烧肉的话。在猪肉摊前,她仔细的选了半斤五花肉,圆滑的老板劝她多要点,少了不够吃。她笑了笑,一边用干瘪瘪的嘴说着“够了,多了吃不下”,一边艰难的掏出口袋里的钱。付了钱,往回走的时候,看到路边卖鱼商贩的鱼在鱼盆里欢蹦乱跳着,想起老伴一直喜欢吃鲤鱼,于是又称了条鲫鱼向家走去。

今天上午

胡适云游海内海外,始终与绩溪名菜“一品锅”结伴。每逢贵客上门或宴请同乡好友,必上“一品锅”。在任北大校长时,胡适用“一品锅”招待绩溪的女婿梁实秋,后梁实秋曾撰文忆道:“一只大铁锅,口径差不多有二尺,热腾腾地端上了桌,里面还滚沸,一层鸡,一层鸭,一层肉,一层油豆腐,点缀着一些蛋皮饺。紧底下是萝卜、青菜,味道好极。”

 走到家中的时候,已经是半晌午了。她拔开门锁上的树枝,打开门,阳光照射进来,两间整齐干净的房间,外屋是厨房和摆放了一些农具什么的生活用品,里屋是一张床和一张吃饭用的木桌和三个柜子一些用的生活家具之类的,看得出来,主人很用心的收拾着这个家。她放下竹篮,摘掉头巾,用手捋了捋灰白的头发。在厨房拿上一个较旧的竹篮,放进菜刀,来到屋子后的园子里,一块地的菜园,并不是太大,地里的菜却生长得比较好。她在地头掐了几棵葱,“烧好的鱼撒上葱花才会香”,她喃喃自语着,然后铲了一颗白菜。走回到屋子里,提上一条鲤鱼和半斤猪肉,拿起门口的一张小木凳来到村口的池塘边。放下凳子,一只手按着池塘边的石台阶,慢慢的坐在凳子上,收拾了半天的鱼,洗了菜。旁边的妇人调侃着,“哟,老太太,今天买了这么多好菜?”她笑着说到“老头子昨晚跟我说想吃红烧肉,大清早去集市买了半斤,顺道带了条鱼。”边说着边收拾着菜。妇人劝说着“对啊,省了一辈子,这大把年纪,别省了,该吃的吃,该花的花。”她始终笑着说“不省了,又带不进棺材,没啥好省的。”妇人连忙说道“您二老且久活着呢,大晌午,别说这丧气的话”她笑着回答到“活了一大把年纪了,没啥好避讳的。你先洗着,我洗好了,先回去做饭了。”然后站了起来,拿起凳子,提上竹篮,向家走去,身后传来妇人的声音“您老慢点,还早,不急着嘞,”她一边说道“不急,不急。”一边拖着缓慢的步伐走去。

“生仙里寻“鲜”美食大赛”

胡适在任驻美大使时也常以“一品锅”招待外国友人,赢得举座赞誉。“一品锅”的做法是把各种原料、配料调制后,再用一只两耳大铁锅,分铺成若干层,最底层是萝卜丝、干豆角、笋衣、冬瓜、冬笋等,底层配料称为“垫锅”,“垫锅”之上,依次是肉、豆腐包、鸭子夹、肉圆、鸡块、野味等。一种菜一个花样称为“一层楼”,楼数越多、层次越高越好。每层依次铺好后必须猛火烧,使其全锅滚沸几分钟,再用温火慢炖三四小时,并不时用勺将原汤从上而下浇入,以渗透其味。此菜乡土风味浓,味厚而鲜,诱人食欲。
南方云

 回到家中,她进了里屋,老伴还是安详的睡着,她转身出来,系上一块深灰色的围裙,收拾好锅碗灶台,颤颤巍巍的把肉切成块状,放到盘子里,鱼划开几道口,打上盐,放在盘子里腌制。舀了半盆水,洗好大料生姜蒜,切好放到碗里。用缓慢的步伐走出屋,从屋后抱来半捆柴禾放到灶台边,途中掉了五根木柴,她又回去捡了过来。坐到灶台后,踹了几口气,颤抖的划了根火柴,灭了,她又划了根,点好柴火。用干净的布擦了把锅,过了半分钟,锅里冒起了热气,她把肉倒入锅里,肉发出呲呲的声响,翻炒了会,倒了一碗水,放入大料生姜蒜,挑了半勺子盐,盖上盖子。走到灶台下,加了几根柴禾,然后洗了把手,放在围裙上擦了擦,把菜板上的白菜切好。回里屋去看了看老伴,还在睡着。然后又走出里屋,翻炒着锅里的肉,等待着锅里的肉熟着。整个屋里里飘散着肉香,过了半个钟头,她拿起筷子在肉上戳了一下,“烂了,差不多了,”说到,然后倒入味精,准备把肉盛起来,却忘了自己刚才有没有放盐,用锅铲沾了下汤,吹了两口气,送到嘴边试了试,又加了小半勺盐,然后翻了下,盛出盘子里。洗了把锅,擦干锅里的水,倒入两勺香油,等油热以后,她把鱼放到锅里,鱼的两边煎制到橙黄色,倒入半小杯白酒,放上酱油,舀了一碗水倒进锅,加入香料,煮起了鱼。她来到灶台下,一边加着柴火,一边烤着火。等到鱼快好,起锅的时候在锅里撒了把葱花,盛起来,炒了盘白菜,然后在锅里煮上米饭,不放心菜凉了,又拿来热菜的竹碟子,洗干净放到锅里,把菜放在上面,盖上盖子煮起饭。

在合村乡后溪村竹溪乐园露营基地举行

 饭菜都做好了,她从里屋里取出火炉,加上灶台里的炭火,拿灰掩盖好,放到里屋。用脸盆打了盆热水,来到床边,带着微笑轻声说着“老伴儿,该起来吃饭了。”依旧是那副安详的笑容,她伸出手到被子里,被窝是冷冰冰的一片,他的身体已经凉了,脚的那片还有点热乎。她脸上的笑容慢慢的失去,浑浊的眼珠慢慢暗淡下来,轻轻的叹了口气。停留了片刻钟,她露出柔和笑容,走到厨房,端上饭菜,拿到里屋的桌子上,取出半瓶白酒,摆好碗筷和酒杯,倒上两杯酒。

不仅仅是菜

 冬日午后的阳光很好,暖暖的,照在人身上昏昏欲睡,阳光从木门照到里屋,是一片带着暖意的鹅黄色,她坐在暖炉上,旁边的木桌上,三盘菜两碗饭冒起着白色的雾气,她一边慢慢的喝着半小杯酒,一边带着往日的笑容看着床上那个睡着了的老伴。此刻,阳光正好,岁月无声。

连米饭也能好吃到爆炸!

图片 4

合村地处桐庐西部山区的三县交界之地,菜肴口味颇受淳安、临安两地的影响。优越的自然环境,孕育了口感极佳、营养丰富的风物特产,给合村美食贴上了独有的味觉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