定埠古属吴国,吴域民俗文化底蕴深厚,约到了南宋年间,有吕氏一族从浙江某地迁徙来到定埠定居,随之带来了古越国民俗文化。吴、越文化在这方热土长期的相渗透,相交融,便不知不觉间孕育了类吴风民俗、似越韵风情的定埠乡风。乡风名目繁多,恕不一一赘述,本文仅从婚丧习俗苑里采撷片叶,略作介绍。

现将古粤城村婚俗简述如下,我只挑表演过的说,如说媒,下聘,闹洞房等诸多前期工作,后续工程不在简介中。

待到儿女初长成,便不断有媒人上门提亲。如果女方认为某家男孩年龄、家境、住址等基本条件符合要求,即由媒人带领男孩及其父兄到女方家去看亲。看亲那天,不论晴雨均需带雨伞一把。到达女方家后,便将伞伴墙倒放着,女方姑娘会用托盘盛热茶出来见客。男孩见了姑娘如果中意,就将伞倒过来,顺放着,表示趁心顺意。并在喝空的茶碗中放入一定数额的钱钞叫做“赏盅”,表示喜欢这个女孩,倘若女孩也中意男孩,便会欣然收下赏盅钱,再出来续一轮茶,并由女方家长设宴招待男方。若女孩不中意,便躲入内室,不再露面,由家中其他女眷去上第二轮茶,赏盅钱则被压在茶盅下退回。倘若男孩不中意女孩,则不再饮第二杯茶,更不能留下吃饭。

  清朝嘉庆年间,这天是富阳知府诸子杰的儿子诸逸新婚之日。一大早,诸逸就带着随从去迎亲。快到中午的时候,迎亲队伍吹吹打打地回来了。鞭炮响过后,新郎诸逸满脸喜气地跳下马,轻轻挑起花轿的帘子。忽然,他连退数步,惊叫道:“她,她死了!”在门口迎客的诸子杰连忙奔上去,只见头戴凤冠的新娘子双目紧闭,拳头紧握,一股白沫挂在嘴角。诸子杰取出一根银针,往新娘子口中探了探,银针没有变色。看来,新娘子所中的毒,并不是从口中进去的。他又将银针往新娘子的手臂上轻轻一扎,整根银针立即变得乌黑。诸子杰和师爷回到衙门,对迎亲的轿夫、乐手和随从分别问话。根据众人的回话,新娘上轿后,花轿没有停,途中也没有人接近过花轿。

新娘上花轿的文化习俗:催轿汤

交子孙帕。嫁姑娘坐进花轿后,姑娘母亲即将事先准备好的子孙帕交到女儿手里,并祝福女儿一脚跨进了婆家门就是婆家的传代人,早生贵子,多子多孙。“子孙帕”看起来不值几个钱,仅是一方红巾包着5个染红了壳的鸡蛋,可它的寓意却是传宗接代的至理。定埠人习称鸡蛋为“鸡子”,鸡下蛋叫“鸡生子”,为娘的将子孙帕交给女儿,自然就成了吉兆之举,祝福女儿生儿子添子孙。蛋的数目单取一个“五”,其内涵就丰富了:“五子登科、五经魁首、五福临门”等等。等到嫁姑娘进了婆家门,新郎接过子孙帕后自然就对号入座了。

                   前言

8、迎亲

  原来,诸子杰坐着轿子来到青石桥上,感觉有些异样。平时上桥,因为前高后低,轿子总要略往后倾斜,而今天却很平稳。按说,轿子在上坡时,会朝后倾斜,人的第一反应是抓住轿前的横杆,以保持身体平衡。难道是这横杆有问题?诸子杰撕开包住横杆的锦缎,果然发现藏在里面的毒针!当轿子上桥的时候,诸子杰看到后面的王富使劲将轿杆举过肩头,保持轿子的平衡,而前面轿夫的动作却没有丝毫变化,这才认定凶手是王富!诸子杰说出原委后,只听王富叹道:“小人的女儿也很爱慕公子,不料公子却娶了他人,还寻花问柳,小人一时气愤才借花轿行凶的!”说完,他抓起地上的毒针往自己的喉部扎去,顷刻便口流白沫,气绝身亡。

新娘上花轿的文化习俗:哭嫁

交钥匙袋。当男方的迎亲人放罢催嫁姑娘上花轿的爆竹,其母亲便把嫁妆箱柜上的一串钥匙用红布袋装好,双手交到女儿手里,并用饱含难舍为娘身上一块心头肉之情的哭腔,对女儿作临别赠言,叮嘱女儿到了婆家后悉听公婆教诲,勤俭持家,精打细算,柴米油盐酱醋茶,样样都要精算计。常见的哭词有“聚财好比针挑土,败家就像浪淘沙”等。母亲哭罢,女儿往往要用哭腔回答母亲几句已经铭记在心之类的话。但也有例外,那就是出嫁姑娘对自己由父母包办的婚姻十分不如意,此时已经痛哭流涕,泣不成声了,根本无心绪回答母亲的赠言。

      双手高擎装米斗,从头交与我爹娘。

3、踩嫁场

  不到一炷香工夫,师爷便押送着轿子走进了驿站,朗声叫道:“翠云姑娘,快下轿吧,诸大人有请!”师爷连叫了三次,却不见有人下来。诸子杰顿时有不祥的预感,于是掀开轿帘,却见一个穿红戴绿的女子拳头紧握,口流白沫,歪倒在轿内,早已断气了!

图片 1

旺轿。娘家的发轿爆竹三响之后,轿夫即轿杠上肩,起步欲走。当轿夫等人刚迈出三步,新娘子母亲双臂抱紧轿杠往后拖。因轿夫知道“旺轿”的乡风,也就配合新娘子母亲完成进三步退三步的“旺轿”。这时的爆竹“三响”,是娘家人祝福新娘子进了婆家门后,婆家人福、禄、寿三星高照;“三响”的寓意还有一说,就是期望新娘子的儿子日后连中三元,出人头地。至于旺轿的内涵,则与本县其他乡镇的当地人风俗大同小异。所谓“大同”,几处乡民皆以“旺轿”形式祝福婆家、娘家两头兴旺;“小异”呢,便是定埠乡风的“进三”、“退三”使祝福“兴旺”的心愿又深了一层,进了一步,要兴旺三代。

交米斗

新婚之夜要闹新房,除父母外,所有宾客都可以逗新人耍笑,叫做“三朝不分大小”。但闹法较文明,一般只要求新郎新娘用茶盘抬茶、果敬来宾,接茶果的人都要说些喜庆祝赞的话,年轻的也开些荤玩笑。

  两位姑娘的死,很快在街头巷尾传得沸沸扬扬。大家都说,知府衙门的轿子,其实是顶“鬼轿”,厉鬼在里面随时杀人。见案子没破,谣言却越传越玄乎,诸子杰决定亲自乘轿到街上走一圈,消除谣言。

在中国传统婚俗上,新娘坐花轿是一个很普遍的现象,而你知道中国传统习俗上花轿有哪些讲究吗?今天,为大家带来新娘上花轿的文化习俗大全以及结婚新娘上轿禁忌分享。

挂筛子护轿。嫁姑娘一旦坐进了男方来抬亲的花轿里,便改称新娘子了。新娘子忌讳遇见孕妇,说孕妇本人两只眼加上腹中胎儿的眼睛便是冲撞新娘喜气的“四眼睛”。而花轿在行进途中经村过街时,大姑娘、小嫂子等有拦轿看新娘子的风俗,并借机讨要些喜果子吃。看新娘子的人群中难免有新娘子的克星“四眼睛”,为避这个邪,嫁姑娘刚一上花轿,娘家人便及时地把一面贴有红喜字的筛子挂到花轿的背后。因筛子的孔眼成百上千,足足压住“四眼晴”,能一路护卫新娘子的喜气。

一九九七年八月,武夷山国际旅行社接待一个日本旅游团,约40人左右,日本客人想参观一场当地的民俗婚礼。国旅的朋友找到我,请我一定帮忙,我不便推托,因为当时我自称古粤文化研究者,总不能说连本地婚俗都不懂吧,于是由我策划主持了一场古粤城村民俗婚礼。新娘是国旅的工作人员,很漂亮的一位女孩;新郎更帅气,不知是哪里请来的舞蹈演员,长相一流。这两位主角我从未见过,他们的名字我至今不知道,自然预先也没有排练过,当天朋友把客人和演员一起交给我,我已预先临时租了两处房子,一做娘家,一做夫家。一声令下,各就各位,结婚仪式正式开始,比拍电影还过瘾,因为几十名日本游客围着我们,几十架录相机照相机镜头对准我们,我既是导演又是婚礼主持人还兼文化讲解员,总管等。无论是国旅请来的,还是我在当地请来的有关人员,都与我配合得非常默契,这场婚礼举办得非常成功,日本游客,国旅领导,围观群众都给予了很高的评价
。可能是解放以来久未按旧俗举办过婚礼
,附近村庄好奇来看热闹的人总在五千以上。我自己也满意,但也有两点小小遗憾,其一是旅行社给我四桌酒菜,因我有事去迟了,一些熟悉的领导和朋友未等本主角到场,就风卷残云一扫而光,等我到时,只能抓几个麻糍稞充饥,为我解读了什么叫”喧宾夺主”。其二是抱新娘子上轿的美差本来非我莫属,因我年老力衰,只好便宜国旅那位带队的小子(我的那位朋友)。

若新娘婆家距娘家路途较远,又碰上一伙调皮的轿夫,他们会在半路上“颠轿”,即故意使轿子左右摇晃,晃得新娘头晕眼花,恶心呕吐,迫使她掏红包犒赏或下轿行走。半路遇到别的新娘子花轿,两位新娘要互赠手帕之类的小礼物,以示互相祝福之意。

  两天后,诸子杰坐轿巡城。一大早,街道两旁就站满了人,大家都想一睹杀人的“鬼轿”。诸子杰在衙门门口上轿,不一会儿,就来到了青石桥边。青石桥是中间高、两边低的大拱桥。诸子杰下了轿子,径直走到后面的轿夫跟前,说:“王富,你到我家当轿夫也有十多年了吧?今天你也坐坐轿!”王富顿时脸色大变。诸子杰将轿帘和四周的帷子扯去,轿子的骨架就露出来了。这些骨架本来全部包裹着锦缎,但现在,右手边的一个横杆早已被剥得精光。诸子杰指着横杆说:“赵家小姐和翠云始娘,正是被藏在横杆里的毒针杀死的!”王富吓得面如死灰。

新娘上轿出大门后,女方家人随即将大门关好。据说这样做也是防止新娘将家里的财气带到夫家去的。旧时汉族有此忌讳,如今台湾仍颇流行。山西有送女出门之后为女儿祝福的习俗。据《清稗类抄》云:山西某县,凡嫁女者,喜舆既出门,设几于堂,女之母辄服大红衣而坐其上。旁一人,持饴糖与食,且问之曰甜否?必大声应之曰:甜。意谓若是,则女必为翁姑所爱宠也。无母,则父为之;无父,则伯叔父母为之;无伯叔父母,则疏属或戚串为之。不行此礼,则视为不祥。可知女儿出嫁后能否受翁姑的爱宠是女家最挂心的事了。这是家长制社会中产生的习俗禁忌。其重视的不是夫妻间的感情而是尊长的态度。反映在民间生活口语中,则表现为不说娶妻,而说娶媳妇;不说嫁人而说过门等等,都是从属于家长的说法。

定埠人将出嫁的女子称为“嫁姑娘”。嫁姑娘上花轿之前诸如押八字、合八字、下聘礼、送日子等传统程序,与异地他乡大同小异,一笔带过作罢。唯有“交钥匙袋”、“交子孙帕”、“挂筛子护轿”、“旺轿”、“新郎新娘拜堂”、“送夏”等,有浓郁的吴、越风情。

婚娶之日男家则喜气洋洋,张灯结彩,贴大红喜字和对联,还把秤和米斗等物放在大厅的条桌上,取其”称心如意”和”粮食满仓”之意。    
当花轿抬到男家时,新娘尚未下轿,牵婚婆象征性的给新娘喂三口饭(称吃忍气饭),寓新娘到婆家后能忍气吞声,不生口舌。随后两名牵婚婆便将新娘扶下轿,这时男家的门口有两位亲友出来”刁难”新娘,他们手捧铜盆,各执一根筷子,边敲盆边用对联的形式,向新娘祝福新婚美满,每说一句,新娘要往盆中扔钱,直到那两个人满意为止。接着新郎牵着新娘步入厅堂,而男家已在地上铺了两条米袋,一对新人踩着米袋上堂,寓意”代代相传”。随着主持人喊道:一拜天地,二拜高堂,夫妻对拜之后,两位新人便坐在厅上,新娘便将从娘家带来的花生、桂圆、糖果、硬币等撒向围观的人群,让小孩轰抢,此举寓”子孙众多”之意。      
接下来,小姑端出几怀葱茶(茶里放葱)给哥哥、嫂子及女家送亲的人喝,取意聪明伶俐,后又端出几杯冰糖茶,寓意甜甜蜜蜜。而喝茶的人都要在喝完后往杯子里放红包。最后新郎新娘喝交杯酒,喝完后,随着司礼人一声送入洞房,新郎新娘在人们的簇拥下进入洞房。婚礼便告一段落。    
中国各地的民间婚礼,每一个举动,每一个步骤都有深刻的寓意。因为十里不同风,五里不同俗,中间有一定地域差异。

新娘出嫁要坐花轿。男方头天晚上将花轿赁回家,安放在堂屋中一只倒覆在地的竹盘上,轿前用竹筛盛放用红线捆束的三支翎箭。摆三牲礼仪,香烛纸马敬轿神。并邀请主要亲戚陪媒人吃闹轿饭,行闹轿礼。新郎着礼服坐于花轿中,由四名轿夫抬着轿子颠摇逗趣。然后由厨师将烧红的生铁一块用醋洒淬,用腾起的醋雾在花轿内外及新房内薰一薰,以示荡污涤秽之意。

  几天过去了,案子还没有眉目,诸子杰就让儿子到新娘家探望新娘的父亲赵员外。诸逸走后,诸子杰忽然想起,诸逸是坐着轿子去赵家的,心里顿时很不安。如果轿子里真有什么蹊跷,儿子可就危险了!师爷主动要求去陪同公予,见机行事。傍晚,诸逸平安地回到家里,但随后回来的师爷·却愁眉紧锁,欲言又止。诸子杰便追问师爷。原来,诸逸从赵家出来后,便来到城中的青楼绿柳坊。看得出,诸逸和绿柳坊的歌妓翠云很熟,进去后便和她进入一间房内。师爷摸到窗外,就听到翠云向诸逸撒娇:“你不是说你不喜欢那个新娘子吗?如今她死了,你可以兑现诺言,娶我过门了吧?告诉你,如果你食言,我就将你我之事公之于众!”诸子杰听罢,便吩咐师爷带轿夫去绿柳坊,接翠云到驿站问话。

以上就是为大家分享的新娘上花轿的文化习俗以及一些上轿禁忌,希望能帮助到各位有需要的朋友们哦。

古粤城村婚俗-抱着那个妹妹上花轿

9、闹新房

中国大多数民族都有哭嫁的习俗,即在新娘上轿前后要放声痛哭,有的还边哭边唱着哭嫁歌。哭嫁的原因,是表示不愿离开生身父母,去到一个陌生的家中生活。同时,也含有惜别少女时代的亲友的心情。哭嫁有真哭假哭,或者说是真伤心的哭还是履行传统习俗的仪式而哭的差别。如果婚姻不称心,新娘不情愿,那哭声就很悲伤,是真哭,是对不合理的旧婚姻制度的哀怨和控诉;如果是心里很高兴,对婚姻很满意,那哭声就平平。还有新娘上轿时哭不出来的。这时娘家人就会觉得很难看,要劝新娘哭,送新娘的嫂辈们会半开玩笑地说:哭两声吧,嘴里哭,心里愿,不哭两声不好看!再不哭,母亲就要上前打着、拧着逼新娘哭了。因为新娘上轿时不哭,人家会说新娘子傻,没教养,没人情味,婚后两口子也不会过好。哈尼族、土族等也认为新娘不哭嫁,意味着这门亲事不吉利,婚后日子不美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