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奉贤最后的打铁匠 无奈一身手艺即将要失传

图片 1

在甘肃平凉崆峒区草峰镇盘龙村张沟社有一家老字号铁匠铺,徐姓家族人老三辈在这个村庄铁匠铺里靠打铁为生,铁匠手艺从徐庭林他们的爷爷到父亲己传下来三辈子人了。

问:世上最亲的人是谁?你能举例说明吗?

最后一对铁匠

常言道:世上有“三苦”,撑船、打铁、磨豆腐。奉贤泰日铁匠方瑞华,从18岁开始打铁,至今“苦”了40年。可惜,方瑞华之后,一身手艺无人相继,老店又面临城中村改造,跟了他多年的风炉和两架重锤,终将尘封。

从 13 岁开启打铁人生,他一干就近 60 年

图片 2

图片 3

打铁是一门传统的职业。铁匠们将一块块坚硬黢黑的铁块,烧得火红绵软,又通过锤子的击打,溅出万道火星,敲出千种形状,创造人们的生活生产所需。他们所体现的,是铁与火的碰撞艺术,也是劳动人民智慧的结晶。

图片 4

鼓风机呼呼作响,炉灶里的炉火火火燃起,烧得通红的铁料被火钳夹起放在铁砧上,铁锤开始有节奏地上下翻飞,火花四溅
……
这是一家位于巢湖市夏阁镇草鞋岭的铁匠铺子,打铁的师傅名叫张其本,今年已
71 岁。打小就是孤儿的他,为谋生从 13 岁开始就跟着师傅学习打铁手艺,从 13
岁拉风箱,到 14 岁抗大锤,再到 17
岁出师自己独立打铁,老张在这一行当一干就将近 60 年。

图为;徐庭林家族人老三辈在这个村庄铁匠铺里靠打铁为生

太阳最红、毛主席最亲、这是一首红歌中的歌词,我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那年出生的,在我很小的时候我父亲就告诉我,我们今天能吃饱饭,能穿的遮体能过上这么好的日子都是毛主席给的,我的父亲母亲没有什么文化都是从山东逃荒来
到东北的,所以他们对当时的生活很满足。

沙埠镇的打铁师傅解兆金今年76岁,老伴叶小莲比他小两岁,
74岁。两个人加在一起,刚好150岁。

方瑞华是土生土长的奉贤泰日本地人,一生带着铁匠的身份。成为铁匠并没有什么特殊的原因,只因祖辈父辈都打铁,子承父业,他理所当然成了“传承人”。

俗话说:” 世上活路三行苦,撑船打铁磨豆腐。”
一句话,道出了打铁行业的艰辛。”
那时没有机械化,菜刀、铁锹、锄头、镐、镰刀等生活用具和农具,都是靠纯手工打造,农忙的时候,我和老伴每天清早
4 点多就起床,一直忙到晚上,中途有时候饭都顾不上吃。”
谈起过去,老张对那段艰辛的打铁生活感慨万千。据老张讲,中途为了家庭生计,他还一度举家搬至合肥长江批发市场,打铁谋生,直至子女们成家立业后,他才又回到家乡。

半个多世纪过去了,任凭世事变迁,他们始终专注于手中的活计,一剪剪一锤锤,将人生敲剪进岁月,也将传统匠人手艺锤剪进了新时代。

父亲抗美援朝回来后国家给安排了工作,他告诉我们子妺们一定要听毛主席的话要好好学习,要为国家多出力来报答毛主席。

虽然年岁已高,叶小莲依然是娃娃脸的模样,脸颊鼓鼓的,有几分俏趣;解兆金则显得消瘦而清秀。两个人是相配的一对。

在上世纪的农村,打铁还是门吃香的手艺活。方瑞华18岁时进入泰日手工业社工作,开始学习基本功。到了九十年代,手工业社濒临解体,不少同行纷纷放下铁锤,另谋出路。但方瑞华固执地选择继续打铁这项营生。

图片 5

图片 6

不是我心硬!真正的说,每个人的感受是不同的!!!不要以为不说妈妈最好的人就不知好歹!!

他们是一对铁匠夫妻。干活的时候,两个人相对而站,中间隔着一头尖、一头平的打铁砧子,当地人叫作“铁墩”。时间久了,他们用的铁砧子已经开裂,解兆金就做了个铁链给它固定住。

“还能干什么呢?我只会打铁。”思来想去,方瑞华再请业已退休的老父亲出山,在泰日镇人民街7号租下一间矮平房,二人合开了这家铁匠坊,主营各类铁质农具、厨具。

传统打铁是一门技术活

图为;徐庭林铁匠师傅正在锻造

我是从农村出生的,爸爸那时在部队,每年有探亲假,但真的是到八岁以后才喊的爸爸!妈妈在家种地,带着我和两个姐姐,家中还有个痨病的爷爷,小脚的奶奶负责看护我们照顾爷爷。

铁件就放在铁砧子上,两个人叮叮铛铛地轮流敲打。叶小莲很矮小,一米五不到的个儿,但是干活的时候,她是拿大锤的,要下大力气。解兆金是“老师头”——左手拿钳,夹住铁墩上的铁件,右手拿着小锤。小锤就像指挥棒,他的小锤在哪里敲一下,叶小莲的大锤也就必须在哪里敲一下。如果敲错了,那就是力气下错了,不仅会震得解兆金拿钳的左手生痛,而且也还把原本平滑的铁器表面敲出一个坑。这个时候,解兆金就忍不住要说她几句。

图片 7


打铁是一门技术活,并非简单的捶打。打制一件工具,要经过选材、烧火、锻打、裁剪、定型、镶钢、淬火、打磨等十多道工序,每到工序都十分讲究,没有师傅点拨和自己反复揣摩练习,很难掌握。”
聊起打铁手艺,老张说道。

春夏之交的阳光下,崆峒区草峰镇盘龙村庄显得格外温暖,人们三三两两在自家承包地里干农活、前天刚下了场雨村民们忙着裁菜苗呢、年老人聊着天,一切都是那样的安详。走在宽阔的村道上,偶尔可以听到铁锤有节奏敲打的声音,循着声音我们找到了隐没在村庄里的徐家老铁匠铺。

妈妈从我记事起,只有吃晚饭时才能见着,吃完饭又急忙去开会了,因为她的身份是生产队长,不要多想!党员她是坚持不入的,不是别的原因,这个家她已经透支着她的生命,实实在在无力再去开党会、参加组织的各种活动,虽然县委副书记亲自找过她,但看到实际情况后,也未再说过什么!

但是这种时候不多。两个人一起打铁快50年了,干活时已经有很深的默契。

传统手工锻打工序繁复,包含开料、夹钢、沾火、打坯、切磨、打磨、水磨、认钢、淬火、细磨、抛光等30余个步骤,制作时要一气呵成,让铁料的形状、厚薄在须臾间定型,正所谓“趁热打铁”。

当问及打制的菜刀与市场上买的菜刀有啥区别时,老张拿出了准备上火锻打的菜刀型材,指着里外三层的型材告诉我们:”
秘密和绝活就在这三层,中间一截是钢片,外面两层是铁板,这样打出的夹钢菜刀在刀口处有钢的硬度,刀身又兼有铁的韧性,受力不至于绷断。而市场上的菜刀多为钢刀,受力大时易崩口。”

图片 8

我与二姐想差七岁,农村风俗不好,该上学时,她就被奶奶扣下,邦着家里看我了!十五的大姐已上中学!但二姐这人好强,聪明,自己背着我,偷偷去学校听课,报名上学时,直接报的三年级,竟然全部通过考试!搞的学校校长亲自找到奶奶,要二姐上学,奶奶一脸愁容,二姐聪明机灵,赶忙给奶奶说:“”放心,弟弟我着,羊我放,猪草我割,柴禾我打!”奶奶流着泪说:“孩哇,是我对不起你啊,耽误你了啊,去吧,孩子,家里还有几个鸡蛋,拿去换点课本,书本和铅笔吧”!!这样,二姐就上了学,她上课就把我放操场上,找了个铁丝,带根线,让我穿杨树叶子,说是看谁串的多,串不过她,下课十分钟,她能串二三串,我一节课也串不了一串,那时我也就三四岁。放了学,一手拿框,一手牵羊,背着我再去割草、打柴,家里还有头猪哇!

叶小莲对老伴解兆金有一种崇拜。她说:“别人都说他生活做得好,本事好”。她说的“生活”,就是活计的意思。解兆金以前是沙埠手工业社的社长,是十来个铁匠的带班师傅。他打出来的铁器,不管是刀具还是农具,件件工整平滑、坚固耐用,不仅在沙埠有名气,周围的院桥、宁溪、茅畬都有人特意来买。

图片 9

图片 10

图为;徐庭林铁匠师傅打铁锻造的铁匠炉

也说说奶奶,在家做好饭,等着她的孩子们回来吃饭,从记事开始,就从来沒有上过饭桌,我们吃饭时,她都是靠在门框上,笑眯眯招呼说,这个咸不?!那个刚蒸的,这个加了新摘的榆钱,那个地瓜秧是粘了玉米面的,小男孩多吃点,将来有力气干活,等等!只有大家吃完饭,她才把剩下的饭菜搅在一起,笑着说,你们都不会吃,营业全在汤里!!完后,再涮锅洗碗,小脚颤颤巍巍的拎着泔水桶去喂猪!

好的铁匠,能根据不同的地方所需,打出不同的铁器来。就拿钉耙来说,沙埠当地用的钉耙,耙齿最长,而且耙齿前端嵌钢,异常锋利,有着“沙埠钉耙野人长”之说。而沙埠的这么多村里,又数前路村用的耙齿最长,足足有55公分,前头要嵌两寸长的钢。这是因为,沙埠一带的土质是砂石土,而且前路村的土质尤其含砂石,农民们就需要这样又长又尖的钉耙。

那边2厘米厚的铁料在1000℃的风炉里烧得火红,这边几十斤的大锤就已经抡起来了。待铁料出炉,便一锤一锤砸出形状。在高温环境下反复抡几十次,身上的汗就像淋了暴雨一般,从上到下湿透。

手艺的 ” 传承 “,遇后继无人的尴尬

图片 11

老爸当兵,八岁才正式“认”他!五八年山东师范大学毕业!一辈子只记得打过我一次!是因为我逃学!在当年高中毕业时,给我说的一句话:“男人了,差几分上大学,上中专还是不服气,接着学,你自己决定,我都支持”!!

解兆金的各种活计都在眼睛里,在肚子里。虽然如今视力不如以前,但是多年的经验弥补了这一点。打铁的时候,他和老伴两个人你一下我一下,敲得快极了。旁人单是在旁边看,已经是眼花缭乱。但是他总能根据铁器当前的形状,迅速判断出下一锤敲在哪里。小锤子指挥若定,显示出高手风范。

方瑞华这代铁匠,开始用上了电动的空气锤,一个人可以干以前三四个人的活。踩下开关,75公斤的大锤开始有规律地击打半成品,出活儿的速度更加快。

通过几十年来不断的学习和摸索,老张不仅掌握了师傅传下来的全部打铁手艺,并有了自己的创新。”
我对传统打铁工艺做了一些改良,这样做出的工具更美观,也更加结实耐用,吸引了不少本地和周边乡镇群众前来定制。只是打铁太辛苦,愿意学习这门手艺的人几乎没有,包括我自己的四个子女。”
谈到打铁手艺传承,老张不免有些遗憾。

图为;徐庭林铁匠师傅用的气锤打铁锻造

你说,这些人谁最亲?!!

叶小莲对老伴还有一种深切的同情。她说:“我老倌13岁没了娘,16岁没了爸,苦极了”。解兆金生于黄岩屿头乡的铁匠世家。他们家从太公一代就开始打铁,他的父亲也是打铁的好手。可惜,还没等他把一身手艺传给解兆金,就过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