唱一句丢一个重庆言子儿,巴适得很。如此情意缠绵的田间飞歌,存心打望,怕是要把满田的秧子插得排对排、行对行的整齐,很难。栽秧是强体力活,整日弯腰站水田里,竟能生出如此欢乐气氛,或许也是巴渝人性格使然;除了乐天还有风趣、幽默。瞧,“送幺台”地时候,女娃儿些不再是哥呀妹的那个味儿,而是“正南齐北”地唱起开饭歌:大田栽秧行对行/难为大家来帮忙/幺台送到田坎上/粗茶淡饭任你尝。插秧子饿得快,端起碗就莽起刨。拐了!遇到这家主人“央夹”,碗头没得几片肉,栽秧的就开始“冒包”了,这么唱:田头有水正在流/这家主人不对头/幺台尽是辣锅菜/煮碗腊肉光骨头……把主人家挖苦惨!

手拿汤巴无心搓,一心一意想爹娘。

《茶堂馆》:“日行千里未出门,虽然为官未管民。白天银钱包包满,晚来腰间无半文”。《掺茶师》:“从早忙到晚,两腿多跑酸。这边应声喊,那边把茶掺。忙得团团转,挣不到升米钱”。两首茶俗歌谣唱出了他们艰辛和苦情。在反映家庭情感的茶歌《我要去看我的妈》:“巴山子,叶叶塔,巴心巴肝惦爹娘。圆茶盘,端茶来,方茶盘,端花来。不吃你的茶,不戴你的花,我要去看我的妈。”

再一次跟秀儿姐送鱼来重庆,幺舅喊秋秋过的称,秋秋过称后报了数,就去收拾鱼去了。

“道士?现在哪来的道士?‘破四旧’时不是把他们一网打尽了吗?”成杰仔细一看,其中一个果然穿着一件皱得像出土文物般的长袍,头上还顶着瓦片帽。

这里单说栽秧子吃栽秧酒。“挞谷子的饭,栽秧子的酒”。栽秧是站在四月间的水田里,冷,酒是万万断不得的。有一本巴渝地方志这样写:“乡俗最重插秧时际,春深绿暗红稀,流澌渐活,土膏乍酥,筒车竞响,缫声隔林,布谷交啼,子规在树……遥闻袅袅纤歌,发于桤湾柳曲间。味其语意,大都设为男女间相赠对答之词,清音婉转,听者怡神。凡栽秧者必终日恒饮,方能入水。或四酒或五酒,食必以肉,或以豆花……田家风味如见。”

女:叫声哥哥听我说,山歌就是二人和

《太阳出来照红岩》:“太阳出来照红岩,情妹给我送茶来。红茶绿茶都不受,只爱情妹好人才。喝口香拉妹手!巴心巴肝难分开。在生之时同路耍,死了也要同棺材”。

生意一过中午就清淡,他们一般四点左右就收摊。收完摊王英又跟到李老板回家,去帮老板做饭,洗衣服,干一些家务活儿,老板管饭,反正一日三餐吃的都是老板掏的钱。

看见成杰和孙晓兰,王云富高兴地迎上来,“你们也来啦,太谢谢了!”

好美一段田家风味的抒情描写!表现了几层意思:一是四月乡间景色,二是清音婉转的男女间相赠对答的歌声,三是吃栽秧酒的热烈气氛。所谓或四酒或五酒,指一天吃四五顿饭,民俗把三餐之外的加餐,称之“送幺台”;推豆花、蒸烧白、煮老腊肉,伴之以咸蛋、花生,江津白干“终日恒饮”,吃好喝好莽起势的整!那种饭菜之香,醇酒之美,是今日城市人下乡吃农家饭所不可相比的。

唱歌还要两个人,犁田还要三股绳

《高山顶上一棵茶》:“高山顶上一棵茶,不等春来早发芽。两边发的绿叶叶,中间开的白花花。大姐讨来头上戴,二姐讨来诓娃娃。唯有三姐不去讨,手摇棉车心想他。”《望郎歌》:“八月望郎八月八,八月十五望月华。我手拿月饼来坐下,倒一杯茶香陪月华。我咬口月饼喝口茶,想起我情哥乱如麻”。“四月望郎正栽秧,小妹田间送茶汤。送茶不见情哥面,不知我郎在何方”。《渣渣落在眼睛头》:“红丝带子绿丝绸,默念情哥在心头。吃茶吃水都想你,眼泪落在茶碗头。娘问女儿哭啥子,渣渣落在眼睛头。”哥唱:“妹儿采茶在山腰,青苔闪了妹儿腰;有心栏腰扶一把,怎奈隔着河一条”。妹唱:“这山采茶望那山,讨得嫩叶做毛尖。哥哥不嫌味道苦,卖茶买来油盐米,娃儿大小笑哈哈。高高山上一棵茶,一对麻雀往上爬。问你麻雀爬啥子,口干舌燥想喝茶?岩上绿了枇杷茶,郎在崖下放木漂。滩陡水急穿云过差点闪断妹的腰”。枇杷茶为四川省崇州市的文井江西岸山区所产,树干高十余米,树围数十厘米,史称“尤门贡茶”。这是姑娘们嬉戏唱给小伙们听的山歌情歌。

秋秋边喝-酒,边摆一些他们厂头、伙食团里头的事,说,业务好,哥们奖金就多,我虽然拿到二级工资了,可工资还是没得奖金多。

成杰抱歉地说:“我们刚刚才知道,也没准备什么东西。”

啊!遥想当年吃栽秧酒,风趣多多,欢乐多多。今天重庆城里人下乡耍农家乐,以打麻将、斗地主为主,不可比,一百个不可比!

            红蒙老君天地主,开天辟地是盘古。

《送茶歌》:“大田栽秧排对排,望见幺姑送茶来。只要幺姑心肠好,二天送你大花鞋”。“青青桑叶采一篮,竹心芦根配齐全。还有大娘心一片,熬成香茶送下田”。《薅秧歌》:“太阳斜挂照胸怀,主家幺姑送茶来。又送茶来以又送酒,这些主人哪里有”。四川农村薅秧有送茶送酒送盐蛋的习俗,农民边薅边唱歌是川西坝子“吼山歌”的重要形式。

服装老板问英儿,英儿吞吞吐吐的不好说,眼看谈好的业务就要黄了,傍边的秋秋及时雨一样,过来解围。

“我知道你们的心事,无非就想表明自己是孝女孝媳。谁说你们不孝了?你们爸死得早,你们妈守寡活到七十岁,无病无灾的去见你们爸是她的福气!是善终!也是你们的孝心!

每逢周末,重庆城里人爱去乡间耍农家乐。啷个耍?除了打麻将、钓鱼,也有干农家活体验推豆花、舂糍粑的,这也是一种乐趣。而在从前,栽秧、挞谷搞换工,互帮互助,田里插秧的是清一色男人家,坡上是端茶送酒的姑娘大嫂,边干活边对唱山歌,与刘三姐对歌别无二致。那一番欢快气氛,才是出自劳动、发自内心的农家之乐。

图片 1

《王婆婆,在卖茶》是一首儿童做游戏所唱的茶俗歌,“王婆婆,在卖茶,三个观音来吃茶。后花园,三匹马,两个童儿打一打。王婆婆,骂一骂,隔壁子幺姑说闲话”。这是一首用指头做游戏时唱的儿童茶俗歌。先将双手的大拇指中指、无名指撮在一起,各形成一个圈,然后将右手食指穿入左手圈内,将左手小指穿入右手圈内,左的食指与右手小指迭在一起,右手食指代表王婆婆,左手大拇指、中指、无名指代表三个观音,右手大指、中指、无名指代表三匹马,左手食指和右手小指代表两个童儿,左手小指代表幺姑。游戏时,边唱歌边扣相关的指头。这首茶俗儿歌,形式活泼,易唱易记,老少皆宜。

人民公园路口、储奇门河边小公园路口,都是她们喜欢呆的地方,后来,喜欢呆人民公园门口的妇女也转移到储奇门河边来碰运气了。

“我们走了,王书记不就可以多喝两口酒了?”孙晓兰笑着说。

气氛最热烈的要数对歌。重庆乡间吃栽秧酒的山歌,比起漓江上刘三姐的歌子并不逊色——男:下田栽秧行对行/秧根脚下有蚂蝗/蚂蝗爬到脚杆上/情妹望着少年郎。女的对着唱:树上有个桂桂阳/声声催你快插秧/栽的秧子像蛇样/回家啷个见婆娘?桂桂阳就是布谷鸟,“像蛇样”指秧子插得歪歪扭扭。其实插秧的小伙都是高手,咋会“像蛇样”呢?是分心了,手在插而眼睛尽往姑娘脸上瞟。男:隔田栽秧三个娇/一样乖来一样高/我的幺妹认得到/瓜子脸儿细眉毛。女的不依教,哥也!栽秧就栽秧嘛!啷个尽打望啊?唱:隔田栽秧三个哥/高矮胖瘦差不多/哪个天棒认得到/哈戳哈戳笑呵呵。

这些山歌中体现了土家男女的浓情蜜意,两情相悦。还比如一些表现直率、情感热烈的情歌对唱:

《送茶歌》:“大田栽秧排对排,望见幺姑送茶来。只要幺姑心肠好,二天送你大花鞋”。“青青桑叶采一篮,竹心芦根配齐全。还有大娘心一片,熬成香茶送下田”。《薅秧歌》:…

秋秋正收拾着鱼,听到么舅吼,只有走过来,他过来就杨起那张蹉跎脸,朝幺舅嘿嘿笑,听着幺舅洗刷。

倒是成杰和孙晓兰两个局外人,还在为刚才的一幕忿忿不平:“这哪里是在悼念死者?明明就是搞封建迷信,骗钱又害人!”
“其实我也晓得,这是在借死人整活人。”王云富说。

栽秧酒吃麻了,心头痒酥酥的。小伙又唱:早栽秧子早挞谷/早把情妹抬进屋。女娃儿不干:短命娃儿莫乱说/才不跟你打乱戳……

图片 2

秋秋妹倒没多说话,先以为哥哥带了个乖嫂子回来,高兴的表情已表露在脸上了,老妈喊她和她挤时,秋秋妹还是保留一幅高兴的笑脸。

“反对不了。我是小辈,上面这么多老辈子,哪有我说话的份?他们要兴师动众就让他们搞吧。搞出人命又不要我负责。”
“还会出人命?”

  三唱幺妹在洗澡,先洗头来后洗尾

其实,捧捧之中有好多会手艺,石匠,砖瓦匠,木匠,啥都有,甚至还有人会电工。只是人们觉得喊棒棒顺口。

“你们未必硬要逼死人吗?”

图片 3

推推嚷嚷间,秋秋的手触碰到英儿大而紧绷的胸部了一下,英儿感觉好异样,脸上发烫。

这一撞,决心是有的,角度也正确,但是力度差了些,被人一拉,只是额头上碰起个大包。

《苦媳妇歌》反映了封建婚姻制度下女性的悲愤哀怨,哭诉了封建婚姻家长制的冷漠与不公。

新华路交易市场,生意全靠上午那一趟,李老板和王英天不了就要赶去,把存放在临街三楼几个服装老板合租库房里那些摆摊家什,凉板、铁架、架遮阳伞呀啥的,搬到摊位架好,再开始往返扛货,一包一包的衣服,用衣架挂起来,或码凉板上摆整齐,忙到那些单位上班的人陆续上班了,不上班的人就开始陆续来逛街掏货了。

“来了啊。”她毫无表情地打了个招呼,然后用公事公办的语气告诉成杰和夏有成,“王云富要我给你们讲一声,他大娘死了,今晚上他就不来参加活动了。王存芳也是。”

扯谎歌唱词:

秋秋妹回家挤一挤的时候越来越少,她回来一次就带一点自己的換洗衣服和曰常用品去男方家,东西带过去完了,也就基本不回自家这边来住了。

哭诉也叫哭唱,是农村为妇之道的基本功之一,婚丧之时得以展示。形式有一定之规,相当于诗词的曲牌名。内容可以沿袭古人,也可以即兴发挥。母亲父爱、兄长妹短、冤情曲事、腰疼牙痛甚至开天辟地、三皇五帝、古今逸事,皆可入唱。如果把这些内容都收集撰写出来,肯定可以成为中国人文教科书、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

唱词:

摆了一年多的摊,眼看又要到夏天那会,秀儿撂摊子走人了。

“我们两人喜欢看热闹。”成杰回答。

你在外面容易过,奴在家中受困苦。

“幺舅,你们厂头明年要分房呀”,“嗯”。“那你能分到几间的房呢?”

转灵的人纷纷掏出准备好的零钱,丢进灵床边的簸箕中。鼓乐声并没有因此停止,反而越敲越激烈。有的人开始退出转圈的行列,剩下的继续坚持。

          金花银花我不要,只要哥哥好歌声

幺舅想,这段时间重庆供电不足,今儿三钢厂这一片,全都拉闸限电了。就说:懒得管你了。

成杰想了想说:“你们回家睡觉,我要去四队,一是表示个意思,二来也看看农村死了人有些啥子排场。”

            行家出言莫得谱,反过西旗黄飞虎。

秋秋站住不动,听幺舅骂,几句骂完,他还是不走,只冲幺舅嘿嘿。

最难忘的是慈母,十月怀胎好辛苦。
儿奔生来娘奔死,生下儿来一砣肉。
十冬腊月北风寒,半夜起床喂儿奶。
棉袄披在儿身上,为娘手膀露外面。
娇儿尿尿湿了床,娘睡湿来儿睡干。
……
客观地说,这段唱词是很能打动人的,人群里响起唏唏呼呼的抽泣声。

1.体现“浓情”的歌谣

英儿没想到秋秋为自己一句话要挨骂,俏脸微微红,秀儿瞪了她一眼,就是你,多嘴!

“王书记,大队的红白喜事你是每场必到啊!”孙晓兰明褒暗贬。

七月赌钱秋风凉,赌钱没有好下场,

就这样,两个老板就把两个妹儿带走了,从此,秀儿和英儿各帮各的老板,各摆各的摊。

不一会儿,张艳梅、赵巧、孙晓兰和另外几个队员也到了。大家商量了一下,和王家沾亲带故的人肯定都去凑热闹了,今晚上肯定排不成节目,不如早点回家睡瞌睡。

签篾席子四匹黄,你是哥来我是郎

秋秋说“她住邮局巷,她表哥家,我就是她表哥,英儿在重庆来耍,都住我屋头”。

王幺妹还没来得及说话,王三妹已经跳了起来:“为人不做亏心事,半夜不怕鬼敲门。谁心虚谁就有鬼!我都忍了快一天了,现在幺妹来了,是该把话说清楚。妈无原无故、无痛无灾就走了,是要有人给我们一个交待噻!”

彭古王,八百岁,

所以允许个体户经营时,他经不起朋友怂恿,交了停薪留职报告,就和朋友一起合伙在新华路摆服装摊,朋友跑上海,广东进货,李老板在重庆守摊卖货。

“闹完了?半天云吹唢呐——哪里哪!”王云富掰起指头,“今天晚上才开始,起码还要开两次路,还有什么‘泼水饭’‘跨血盆’‘过奈何桥’,名堂多得很,一晚上都莫想睡觉。”

吹吹打打来接去,姊妹双双入洞房

英妹儿说,用不着,你跟邱妈说了就作数。

“不会不会,绝对不会!”王云富保证,“我带你们去灵堂看看。”

二月说起去望娘,公婆说是挖土忙,

可秋秋不管英儿讨厌不讨厌,一张臭嘴不停地往英儿脸上、颈项上拱……

“把衣袖卷上去。”

土家情歌表现了土家青年男女真挚纯朴、含蓄又直率的情感。其中有名的有《奴幺妹》《送郎歌》《开红花》《牛屎巴》《龙戏水》。

李老板夫妻以前是同事,都在解放牌工商银行坐柜台。

“你莫看他们人不怎么样,找钱可凶了。他们敲锣打鼓分两种:一种叫‘打耍板’,就是凑热闹,这个钱是包了的,打多少次都不另外给钱。另一种就是开路做道场,只要锣锣一响就得给钱。等会儿你们就晓得了。”

    女: 太阳出来照山坡,金梭银梭滚下坡

卖摇头电扇那个老板见秀儿身体好,能扛货,就选了秀儿。卖港澳服装的老板见英儿长得乖,就选了英儿,他们一对一的站到路边谈条件。

“这两天她又急又累,不吃不睡,啷个遭得住嘛!”

       

因为村里有消息说,广州那边的钱,比重庆还好找。秀儿和王英的妹儿珍儿她们几个耍得好的姐妹伙,买了火车票,就跑广州那边去挣耙和钱去了。

王家大院四角都挂着马灯,很亮堂。院子里摆满了桌子,院里屋里到处是人,喝茶的喝茶、抽烟的抽烟、打牌的打牌、聊天的聊天,大人吼、娃儿叫,热闹得很。

哥在高山射弯弓,妹在家中学裁缝

秋秋妹己经耍了男朋友,三天两头往男方那边跑,回家住的日子越来越少,所以和王英挤一挤,她觉得无所谓。

火候到了,道士停住念唱,长声幺幺地喊道:“一磕头!”黑压压的人群跪倒在地,头碰得地面咚咚直响。“二磕头!”地面又是一阵响。“三磕头!”这次已经有人把头鸡啄米般往地面碰。抽泣声变成哭声,并且迅速传染开来,灵堂里哭声一片。

学习裁缝拿到手,哥哥穿衣扯布来

她连忙起身,回到了秋秋妹的房间,扑倒床上用双手蒙住脸。

孙晓兰好奇地问成杰:“死人的脸上为什么要盖一张草纸?”

土家情歌

幺舅付了钱,秀儿就想走。英儿却忸怩着找幺舅搭空白:

成杰和孙晓兰觉得兴趣索然,准备告辞回家。

3.土家歌谣中的“苦情”

生意好,越做越大,很快由一个地摊位,发展到连接三张床位的摊位了,他一个人顾不过来,就请人一起去守摊。

“哦,难怪平时骂人‘菜油灯照背’!其实就是咒别人死的意思。”成杰恍然大悟。

……

就这样,英儿眯着眼睛把自己的身子交给了秋秋享用。

“叫你转来你就转!转个钱来吃干饭。”

四月赌钱插秧忙,秧子搭在田坎上,

秋秋又说,我下午请了会假,单位下周开始三班倒,厂里的生意好得不得了,机关的办公家俱,学校的课桌课橙,回城知青一泼接一泼的新婚家俱,总之,忙都忙不过来了,我今天领了奖金,请假回来就是跟你说一声,以后我们伙食团的人,也要跟班上的工人一样,三班倒。

王云富也出列了,孙晓兰晓问他:“怎么不转了?”

祝寿歌是土家人为庆祝老人生日而唱的喜庆歌,表达了一种美好祝愿与生日恭贺。

球球说:说那些,跟你讲厂里业务好得不得了,单位要的家具一律先打款,排队,私人买我们厂的家具,一律凭票,票还要找轻工局的领导和厂一级的领导才能批,一般人搞都搞不到。

比听到“皇上驾到!”还灵,乱哄哄的灵堂顿时静了下来,大家自觉地让出一条道,幺叔公在一帮侄儿侄孙的簇拥下走进灵堂。

六月赌钱热忙忙,一起睡在小牙床,

上世纪80年代初期,进城来干杂活的男人,一般喜欢扛根楠竹筒筒在街上转,听见有人喊棒棒,就跑过去,他们不止是挑担子,只要有活路儿,啥都可以干。

“这个……我也是第一次看见,不晓得是啥子名堂了。”成杰说。

  哥哥不嫌妹子丑,愿意和你共家园

没想到秋秋厚起脸皮跟了进来,硬要把钱往英儿怀里塞,英儿使劲的推,两人推呀推的就不再推钱了,而是在推扑上来的秋秋身体了,秋秋气喘吁吁地喷些酒气在英儿脸上,英儿看见秋秋的蹉跎脸觉得真厌恶。嘴里就喊讨厌、讨厌。

“这是迷信。有了这个灯,死人才找得到去阴间的路,不会到处乱窜成为孤魂野鬼。”

裁衣还从衣襟起,谈话要从笑中来,

英儿摆手,说不要不要,秋秋拉着英儿的手,拿去嘛,拿到嘛,秋哥给你的,啷个能不要呢。

磕头的人站起来,排成单行,围着老太太的遗体反时针转圈。脚步的快慢按锣鼓的节奏进行。开始节奏较缓慢,道士的唱词也悠长,只是听不清念的什么。鼓乐声慢慢地开始急促起来,人们的步履也渐渐加快。

身上冷得糠糠颤,口口声声喊“干干”(一种赌钱工具)

欧阳桦钢笔画·白象街美商大来公司楼房.jpg

两人不劝还罢,这一劝王幺妹哭得更来劲,哭的内容也越来越有份量:“妈也,你走得不明不白呀!过年时你都是好好的,啷个会说走就走了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