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中锐登台朗诵《泉水赋》

山东济南,是我国古老的城市之一,论历史年代,它比北京,南京还古老,它最早的记载,见于《春秋》一书,齐相公十八年,集会诸候于泺。泺,是济南最古的名称。齐桓公十八年,是公元前七零一年,可见,在两千七百年前,济南就是相当重要的城镇了,随着皇朝的更替,名称也不断更换。史书上常提到“历下”一词,也是济南的古称。到了汉朝初年,改称济南,是因为它位于济水之南的原因。济水,是当时一条大河。其河道与黄河下游的流向大致相同,后来,济水并入黄河流域。尽管在济南的北面,再也找不到济水的踪影,但济南这个名称,却沿用下来了,千百年来,直到今天还是这样称呼它。
如今的济南,是山东的省会,也是齐鲁之邦政治和经济的中心。特别是文化色彩十分浓郁。它北临黄河,南依泰山,依山傍水,风景秀丽,元朝于钦《汇波楼记略》云:济南山水甲齐鲁,而泉水则甲于天下。清朝文人刘凤浩,更以“四面荷花三面柳,一城山水半城湖”的赞语称颂济南,凡是读过刘鹗写的《老残游记》的人,大概都会记得,书中的第二回写道:“到了济南府进得城来,家家泉水,户户垂杨,比起那江南风景,觉得更为有趣”,好一个“家家泉水,户户垂杨”。这样亲切的描写,虽是文学家夸大的笔触,但济南泉水甲于天下,确实名不虚传的。因此,济南素以“泉城”的美誉闻名天下。从古至今,它吸引着无数的中外游人,前来探幽访胜。我也是有感于这个盛名,才不辞长途跋涉的劳苦,千里迢迢,先后两次来到济南城,目的是为了一睹“泉城”的风貌。
济南城这个地方,有大量的地下水,随处都可以见到涌泉。相传古有七十二泉之称,其实何止此数。其原因是这里所处的地形地貌而形成的。济南的南北两面,均是丘陵绵延的山地,城北有鹊山和华山,冈岭相连,隐隐如同一道长堤,城南有高耸的千佛山,环绕三方,而济南则介于南北两山之间,是一个低洼而开阔的小盆地,山
冈的地下伏流甚多,水往低处流,在低洼之处寻找隙缝喷涌而出,是自然现象。这就是济南多泉水的原因。济南的泉水虽多,按地域划分,大到致分为趵突泉,黑虎泉,珍珠泉,五龙潭四大泉群。
我记得首次到济南,行色匆匆,任务压头,无暇久待,与名山胜水失之交臂,颇生遗憾。一年后,再次到这里,正值三春之际,鸟语花香,莺飞草长,稍有闲瑕,便首先去趵突泉公园。在济南,趵突泉名列七十二泉之首,座落在千佛山
以北,大明湖以南,济南西门桥外一里处,是一个新清雅致,以泉水闻名的公园。趵突泉的历史十分悠久,最早的记载,见于两千多年前的《春秋》一书,当时名叫“泺”,是因为它是古泺水的发源地,宋朝时,济南知府曾巩,,见泉水喷涌的磅礴气势,将它改称为趵突泉,一直沿用至今。
解放后,设立趵突泉公园,将附近的漱玉泉,金线泉,卧牛泉等许多小泉并为一园。如今这里绿树浓荫,楼阁掩映,水榭长廊,曲槛溪桥,假山嶙峋,是一处颇具山水清音的园林。近年来,又重修了著名词人李清照纪念堂,更为名园增色不少。
我跨入遗留突泉公园的正门,西行不远,就到了园内的“园中之园”,这里是宋朝爱国女词人李清照纪念堂。人们都知道,在济南历史上,曾经出现过一男一女两大词人,一是李清照,她以文彩婉约而见长。二是辛弃疾,他以气概豪放而著称。千百年来,这两大词派的流脉,就象济南的泉声一样婉约与豪词曲,一直回旋在人们的心际中。李清照
,字易安,生活在北宋末年社会剧烈动荡的岁月里,其父李格非,是当年著名的文人。李清照的故居,在离趵突泉不远的漱玉泉边,也就是纪念堂这个位置。她幼年秉承庭训,富有才思,十八岁时,由父母作主,与丞相赵挺之子,太学生赵明诚结緍,夫妻志行和谐,情深爱笃。宋室朝政腐败,全国举兵南侵,京城失陷,徽,钦二帝被金兵所俘,家乡沦丧,他们依毅然南渡,共赴国难,不幸在南奔途中赵明诚暴病而亡。李清照孤身漂流杭州,绍兴,金华之间,艰苦,备尝,晚年以买卜为生,清苦凄凉。李清照的文学著作,在南宋时就出版了好几部诗词文集,其中一部,摘取故乡漱玉泉的名称,命名《潄玉集》,流传至今。她的词作,前期悠然飘逸,晚年颇多感伤。后人将她的文学风格,视为婉约派日代表,其中有许多诗词,至今还众口传颂。
九百多年来,人们一直怀念她。一九五六年,济南政府决定,在李清的故乡潄玉泉边,为她建造纪念堂。当时的潄玉泉,已并入趵突泉公园。纪念堂的建筑面积,约一百五十多平米,四周白墙绕,小门楼之内,一个正厅,厅内陈列李清照的作品。
人们对李清照的纪念,应当是永久的,不幸的是,在“文革”浩劫中,纪念堂被暴徒捣毁,文物散失,院落变成了破烂不堪的仓库。粉碎“四人帮”之后,当地有关部门立刻拨出专款,重新修复纪念堂,并且在原来的基础上,扩展了两倍,面积达到了六十多平米,院落与厅堂的布局,吸收宋朝的风格,比原来的建筑设计,更臻完美。
我来到纪念堂前面,只见垂柳婆娑,清泉明澈,尤其是潄玉泉一泓湾湾的碧水,潺潺有声,好象在不停的涌流欢歌。宽敞的门楼上,悬挂着郭沫若手书的“李清照纪念堂”匾额。还有郭沫若撰写的对联:“大明湖畔,趵突泉边,故居在垂杨深处;潄玉集中,金石录里,文采有后主遗风”。院内左有“溪亭”,右有“叠翠轩”,曲栏环绕,两侧对峙。正前方是大厅,两边有耳房。庭院内外,翠竹掩映,假山嶙峋,芭蕉临窗,更有洗钵泉一道清泉穿庭入户,各种奇花异木,错落有致地点缀其间。此情此景,使我感到,这纪念堂幽雅的环境,清静的院落,足以昭示一代词人有风采,抚慰人们对她的思念之情。
正厅内,陈列着李清照的画像和塑像,各种版本的诗词,以及生不介绍,还有许多评价她的书籍,壁上挂着历代名人的题诗和字画。客们不到这里,从众多的文物中,从古今名人妙语连珠的颂扬中,欣赏到李清照的文采,更可以了解到她的人格魅力。
她早年是一位优柔文雅的才女,热烈的追求爱情。她《声声慢》一词,描述丈夫外出未归的寂寞心态,是早期代表作品。“寻寻觅觅,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乍暖还寒时候,最难将息。三杯两盏淡酒,怎
敌他晚来风急?雁过也,正伤心,却是旧时相识。满地黄花堆积,憔悴损,如今有谁堪摘?守着窗儿,独自怎生得黑?梧桐更兼细雨,到黄昏点点滴滴。这次第,怎一个愁字了得?”闺中少妇,如此才情,须眉男子所不及也。
而其晚年在亡国亡家之后,身心处于极度悲痛之中,笔下一改昔日多愁的心态,关怀国家的兴衰。她写的“生当作人杰,死也为鬼雄。至今思项羽不肯过江东”。还有“欲将血泪寄山河,去洒东山一杯土”等诗句中,已经看不到去那种婉约缠绵的情调,而是充满热血男儿的阳刚之气,表现慷慨激昂的爱国之情,欲图有所作为的愤发气魄。
我不免在想,在今后的日子里,这位伟大词人的故居,再也不会冷清。现在每天有络绎不绝的游客,从各地来到这里,瞻仰故居,回思故人,深切体会到郭沫若题写纪念堂的诗句:“一代词人有旧居,半生漂零憾何如。冷清今日成轰烈,传诵千秋是著书”。
离开李清照纪念堂,沿着平坦的花径,漫步在艳阳清风之中,垂杨疏柳之下,一边走一边看,透过拂面的枊丝,看到趵突泉北面已整修一新的泺源堂,趵突泉是泺水的发源地,因此而得名。这泺源堂初建于宋朝,现在建筑,是清朝时期重修的。
泺源堂周有回廊环绕,前廊突出水面,如今油漆一新,红柱蓝瓦,雕梁画栋,在日光映照下,显出一片金碧辉煌。趵突泉的南边,那座取名“半壁廊”水榭,以及泉池东侧的“来鹤桥”,全都沉浸在一片澄洁的天光水色之中间,真是古中出新,静中有动,碧波荡漾,人影楚楚,迎接着一代新的游人。我上次来到这里,还没见到这样的景象。
跨入泺源堂,堂前的抱柱上刻着元朝人写的对联:“云雾润蒸华不注,波涛声震大明湖。”(联中所说是华不注:山名,简称华山,位于济南城郊。)后院的墙壁上,嵌有许多文人墨客歌颂趵突泉诗词碑石,大都是明清两朝的作品。西南面有一座观谰亭,亭中树立着一块石碑,上书“趵突泉”三字。旁边还有“观谰”和“第一泉”石刻。这块“第一泉”石碑,有一段不平凡的来历。据说清朝乾隆皇帝南巡,来到趵突泉参观游览,地方官员恭迎圣驾,用泉水煮泡香茗,接待皇上,乾隆见其泉水极为甘美,泡起茶来,更觉香浓味醇,增色几分。乾隆兴所至,挥笔写下这“第一泉”三字。
古人所著的《趵突泉记》中说:泉之著名,在乎甘冽,趵突泉甘而醇,清而冽,且重而有力,故而潜行远,矗腾高,如水晶三峰,欲冲霄汉,四季如雷吼。我想,这些话并非过份夸张。当年唐朝陆羽品评天下泉水,以中冷泉为第一,也未可知。
在一片垂杨绿影围绕的观谰亭旁,我背倚“第一泉”大石碑,垂手凭栏,观看闻名天下的趵突泉水,别有一番情趣。趵突泉是一个大水池,泉池略呈方形,面积一亩许,四周围着石栏杆,池内三股清泉,从池底的溶岩裂缝中喷涌而出,三股并发,凭空涌起,势如鼎沸,浪花四溅,状如三堆白雪,银花玉蕊,隐隐若有声,如同闷雷在耳。是夜喷发的泉水向池中涌出,而啊里始终不满不溢,因为在泉池的另一;这,装了一个堰口,让多余的水流出。看那飞浪急湍地向下奔泻,就知道流量不小,据说每秒钟有一千六百多公升,这就是泺水的源头。趵突泉水极为清澈,因为池底都是沙石,水质不为污泥所染。
古代描述趵突泉的诗词歌赋甚多。明朝文人晏壁有诗道:“饮马崖前水满川,江水泉进蕊珠圆。济南七十二泉乳,趵突堪称第一泉。”还有诗云:“平地忽堆三尺雪,四时常吼半空雷。”奔涌的泉水夺路而出,自然就会发出雷鸣般的声响。清朝方人沈复在《浮生六记》中说道:趵突泉为济南七十二泉之冠,泉分三眼,从地底忽涌突起,其沸腾,天下泉水皆从上而下,此泉从下而上,乃一奇也。另外清朝怀应聘也说:趵突泉有三穴,相处不远,水自三穴中涌出,三柱鼎立,并势争高,各不相让,喷珠飞沫,如同冰雪铺陈,自相拚斗。呜呼,水之劲挺,乃至如此也。方人墨客早就把它描述得淋漓尽致了。
谁知近些年来,趵突泉涌出来的水在逐渐减少,雷鸣般的吼声也在慢慢消失。这是什么原因呢?据专家们考证,原来是附近增设了许多工厂,大量抽取地下水,使趵突泉水源不足,自然也就涌不出来了。尽管有关部门大力整治,但涌出来的水量已不如前。
出了趵突泉公园,沿着柳荫如带的护城河走去,行走不远,便到黑虎泉,黑虎泉是由琵琶泉,汇波泉,九女泉等泉水组成。遥遥望去,只见月桥卧波,悬崖巍然,茶社方亭居其上,石虎喷泉从临其下,三泉吐涌,波谰翻腾,势如崩云,声如虎啸。明朝晏壁《黑虎泉诗》云“石蟠水府色苍苍,深处浑如黑虎藏。半夜朔风吹石裂,一声清啸月无光。”诸泉汇成小河,琵琶泉从河底涌出,白浪翻腾,淙淙有声,我想,如果夜深人尽时,,乘着月色,在此细听琵琶低语,最能引人瑕思。九女泉清澈甘冽,传说月白风清之夜,曾有九位仙女相约在此沐浴浣纱。名泉与神话交织一起,游客们乍听起来,别有一番情趣。
座落在济南旧城西门外的五龙潭,趵突泉一里,它是由月牙泉,悬清泉,礼泉等五处泉水汇聚而成,广约一亩许,水深约数尺,状如深潭,故有此名,相传这里曾经是唐朝开国名将秦叔宝的出生地,旧时,潭边还有“大唐胡国公秦叔宝之故居”石碑。
位于泉城路以北的珍珠泉,王府泉,溪亭泉等十多处泉水组成珍珠泉群,流入大明湖。它是个一亩见方的水池,四周几株古槐,一方石碑。我走近一看,那池水晶莹透亮,清澈见底,池底升起串串水泡,源源不竭,宛若万斛珍珠,忽聚忽散,忽断忽续,忽急忽慢,大者如珠,小者如玑,在太阳光照射下,发出五颜六色的光泽,如同明珠缨络,晶莹温润,仪态万方,更有金黄色鲤鱼浮翔其间,树影倒映池中,忽然间,一阵微风拂面,吹皱一池清水,碎影晶光,别有一番诗情画意,令人子耳目一新。
可是,如此圣洁之地,自明清两朝数百年来,均为官府占据。明朝时,这里曾是德王藩邸的所在地。清朝自康熙年间起,又变成了山东巡抚衙门,民国时期,长年设立军政官署。解放后亦是如此。平民百姓只能站在外面望泉兴叹,难得一睹芳容。近年来,才重新对外开放。如今这里小桥流水,绿柳垂荫,花木扶苏,亭阁幽雅,是游览的好地方。
济南城的泉水实在太多,古往今来,在中华大地上,没有任何城市可以与之相比,人们将它誉为“泉城”,是当之无愧的。众多泉水从地下涌出,呈现出不同的形状,有的如白浪翻滾,有的如玉蕊银花,有的如洪涛倾注,有的如虎啸龙吟,有的如细雨潇潇,有的如琴弦低语,不一而足。人们有机会来到济南观赏泉水,应该是一种享受。

澳门新葡萄京官网首页 1

曾巩整饬过济南的水。济南的地势从古至今都是南高北低,夹在鲁中南低山丘陵和鲁西北冲积平原中间,这一地理上的平缓单斜构造,高差竟有500多米。水不开心的时候就刁难人。来水多的年头,雨季时节,水流往低处,人就往高地走。济南城北边的老城区,地势低洼,水最喜欢朝这里奔涌聚集。原先安静清澈的水,成了人们心头的隐忧。宋神宗熙宁四年六月,52岁的曾巩来济南担任齐州地方长官。入夏时节到来的他,横亘眼前的不仅有风景,也有积水顽症。宋代文人多为务实的改革家,曾巩“无忘夙夜,勉尽疲驽”,大刀阔斧地在北城修堤筑堰、疏水浚道、挖渠建闸。一番疏堵,水的格局悄然变化。全城地下泉水的流积之处聚为了大明湖,纯以泉水为源,置身城市之中,以至多少年来稳坐中国泉水湖的第一把交椅。曾巩深谋远虑的是水的平衡,他主张在大明湖上修筑了一条贯穿南北的“百花堤”,大堤将湖分成东西两半,从南岸登临北岸北渚亭,大堤可行吟可驻足,淤塞之忧也因此化解。后人感念,称此为“曾堤”。来过济南两次,沿曾堤欣赏过大明湖风光的苏轼,治理西湖的方法就是受此启发。

     
悠久的历史,成就了众多诗词文人,古代的李白、苏轼、苏辙、曾巩、蒲松龄、刘鹗……现代的胡适、黄炎培、郭沫若、叶圣陶、周作人、徐志摩、沈从文、老舍、王统照、冯志、卞之琳、臧克家……举不胜举,诗文无数,连电视连续中也频频出现和济南有关的才子佳人,如《还珠格格》、《北方有佳人》,看电视时你是否也有这种感受呢!

于是甘棠献策,棘枣质疑;辛夷论证,苦楝集思。是以擘画合民心而同轨,工程谐人意而刻期。护城河道,载笑语而船舫叩阁;弄巧檐牙,送欢声而廊榭临溪。湖光潋滟,还千佛重瞻兮倒影;磬石叮咚,助三泉永涨乎春池。

走进趵突泉,仿佛走进了江南园林。公园内亭台楼阁错落有致,池中泉水清澈,水中有鱼,池边有石,别有情趣,堪称具有南北方园林艺术特点的代表性山水园林之一。老舍先生曾在散文《趵突泉》的开篇,写下“设若没有这泉,济南定会丢失了一半的美”的句子。

往水边一站,立即就会想起一个人。但我更早之前是在杭州西湖的苏堤上与朋友聊起他的。朋友说,苏轼修筑苏堤的启发,来自当年在济南城任职的他——“唐宋八大家”之一的曾巩。文学同道的曾苏二人,有过许多相同的履历,他们“为官一任,造福一方”的功绩都被水记录了下来。

      这是一个温暖的城市。

若夫聆院落之读诗书,遇童蒙之诵族训。崇武穆而祭铁玄,慕子骞而享虞舜。嫉诡道之相欺,重豚鱼之取信。刘鹗赋闲,文章著游记传奇;
二妞婉转,口齿留码头风韵。是以爷们交往,穷则相帮,达则共运。纾难则揎臂从戎,营生则守身安分。女儿怜伴,送嫁娘联袂踏歌;妇道拔钗,
救邻舍扶危济困。

趵突泉公园内的漱玉泉也大有来头。有“千古第一才女”之称的宋朝女词宗李清照,以诗作瑰丽而名满天下。她曾一度在漱玉泉边居住,并在这里完成了《漱玉词》,此泉也因词集而得名。因为李清照是济南人,当地还在涑玉泉边修建了李清照纪念馆。

水,像时间里的淘洗器,在覆遮中显影那些珍贵的过往。

      这是一座柔软的城市。

著名表演艺术家薛中锐——

趵突泉水质清澈透明,味道甘美,是十分理想的饮用水,自古被誉为济南七十二名泉之首。相传乾隆皇帝下江南时原本带的是北京玉泉水,到济南品尝了趵突泉水后,决定改带趵突泉水,并封趵突泉为“天下第一泉”,济南“泉城”的称号也由此而来。

人最终会理解水也是一类命运,而人在自身深处也具有流水的命运。曾巩在齐州任上仅一年多,就被调任襄州。他一定是非常钟情这座城市和这里的水。那些有名无名的水也了解他的心思,以至于在晨开暮合的许多时间段落里,回忆会从各个喷泉中涌出。游历山水,是中国古代诗人名士的共同雅好。在济南停留的一年多里,曾巩为济南的风物胜景所吸引,题咏的诗词留下的就有五六十首。“鱼戏一篙新浪满,鸟啼千步绿阴成”是咏大明湖的;“周以百花林,繁香泫清露”是曾堤的自画像;“俯仰林泉绕舍清,经年闲卧济南城”是写城居环境的;“何须辛苦求天外,自有仙乡在水乡”,是离开之后的怀想……鲁人王士祯《带经堂诗话》卷十四说:“曾子固曾判吾州,爱其山水,赋咏最多……而于西湖尤焉。”离任途中,曾巩还写了一组告别诗,依恋、不舍藏于诗文间,其中有诗句:“从此七桥风与月,梦魂长到木兰舟。”大明湖也就成了济南令人迷恋的风景代表。

           

(敬泉大典,牧麟屯客献赋)

济南的地质岩层属石灰岩,大量地下水从地下裂隙涌上地面,形成了数量众多的泉水。趵突泉公园内也并非只有趵突泉,而是由金线泉、漱玉泉、洗钵泉、柳絮泉、皇华泉、杜康泉、白龙泉等三十多眼名泉,构成了趵突泉泉群。

所有的水,都是你的纪念碑。你,是一座城,也是一个人。

     
春天来了,只要有时间,我一定去泉水边走走。泉水清洌,游鱼、水草、青石、溪流,一步一景,美不胜收。漫步泉边,俨然置身江南水乡,又似步入人间仙境,身为济南人,你能不为之骄傲和自豪吗!

薛中锐1937年出生于河北,历任山东省话剧院演员、副院长、党总支书记等,曾任山东电影学校名誉校长,也是山东师范大学等大学的客座教授,山东省演讲、朗诵艺术家协会筹委会主任等。

说到泉城济南,最先想到的就是趵突泉。位于济南市泉城广场附近的趵突泉,是最早见于古代文献的济南名泉。宋代时期,齐州知州曾巩在泉边建“泺源堂”,并写了一篇《齐州二堂记》,正式赋予泺水以“趵突泉”的名称。趵字的解释为跳跃,趵突泉就是跳跃的泉水。

从南往北,曾堤两岸是成列的柳树,叶茂花繁,湖水萦岸。沿堤可见“芙蓉”“水西”等七座造型各异的石桥,湖中小岛还建了几处亭阁水榭。历代的毁修加固,让曾堤多次易容变貌,但大明湖依然是“风景旧曾谙”。谁也没料到,一位诗人,一位地方长官,与水的交往,建立起与一座城市永恒的情谊。

     
生在威海,是我的骄傲,因为那里有海,大海给了我一切。可是,海水是咸的,哪里比得上泉城,甘甜的泉水,滋养了世世代代济南人,更给了我丰富的生活体验。及至读完《济南的味道》一书,忽然觉得济南有如一坛陈年老酒,弥漫着醇香,越品越有味道。

责任编辑:

澳门新葡萄京官网首页 2

从小学课本上就知道了这座叫济南的城市,记住了作家老舍的赞美。鼎鼎大名的泉城,水源众多,耳熟能详的有趵突泉、黑虎泉、大明湖,似乎每一位到济南的人都不愿错过。水邀请我们作想象的旅行。七百多处天然泉,潜伏地下,阡陌纵横,想象中那应该是中国的地下威尼斯水城。我在两年前的夏秋之交来过,像是赴一场水的约会。地下那么多的水,从何奔流而来,又在召唤什么,人们并不去探究,只愿欣赏水所带来的陪伴和惊奇。我多年生活在洞庭湖畔,也见识过不少江河湖泊,睁眼闭眼都可触摸到水的身影。在水边,在水上,逝者如斯,常让人会有云空中漫游、漂浮的神秘感。我深深地懂得,水流动在一座城市里,就是对古老记忆的唤醒,对生活在此的人的内心烛照。

     
其实,最给人温暖的是济南的人。济南人见面互相称呼“老师”,向济南人问路他一定会详细地给你指点。同事之间,邻里之间,陌生人之间,时常会发生让你感到温暖的故事。一次在学校的花坛中散步,偶遇一位老人,看我在用手机为海棠花拍照,老人非要带我到旁边去看另一种花。
随他来到不远处的一个墙角边,我看到了孤零零地盛开着的一树白色的花,叫不上它的名字,却只见叶片在上,花朵在下,且大都羞涩地低垂着,我的心中顿时有了莫名的感慨:济南人,热情而真诚,含蓄而内敛,有如这位老人,又如这洁白无瑕的繁华,默默地,安静地开放,留给别人的永远是清新和美好!

赞曰:龙涎兮映碧,翡翠兮流坡。鸲鹆来巢兮槐豆,呢喃穿剪兮柳梭。见谯楼之浴战火,证济水之变黄河。湿时宜之野卉,浇当令之嘉禾。
激三江兮澎湃,溅七彩兮婆娑。

澳门新葡萄京官网首页 3

那天到得早,大明湖也许刚醒来,蒙眬中水波不惊。沿湖走几步,却似听到了话语声,瞻顾去找,四周无人,湖面如镜,枝叶低垂,只有那些仿佛从水底发出的微细声音跳到耳边,鱼贯而入。

     
济南有山,却不高,著名的千佛山,二十多分钟就可以攀登到顶峰。沿途有许多景点,尤其是半山腰那些石刻的佛像,增添了这座山的神秘色彩。更为难得的是,我们的学校就在千佛山脚下,清晨或傍晚,可以登山锻炼,上班闲暇时,透过窗户可以远眺佛山圣境,心中顿时没有了一切杂念。每天都有佛在关注着我们,保佑着我们,你说还有谁比我们更幸运的呢?如果有时间,夜晚,到大明湖边漫步,佛山,倒影,相映成趣,这时,你的五脏六腑都会被洗得干干净净,或许此时你会真的感叹:有山、有佛、有湖、有泉,诗情画意的济南,真的是一块宝地!